粒子兄

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贾尼。包策。鼠猫。斯莉。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亚梅】【原创】倒留(HE,一发完)

  • 时隔三年重回保洁圈,第一次产粮

  • 背景:BBC梅林传奇+《阿瓦隆迷雾》

  • AMA HE

  • 灵感来源:《伤心咖啡馆之歌》

  • 如有撞梗请联系我,侵删


倒留

(一)

“亲爱的盖乌斯,我儿梅林正启程前往卡美洛……我相信他是特别的,这是我作为母亲仅能做的,望你照顾好他……”

梅林拿着一封母亲写给盖乌斯的信,带着为数不多的行囊离开他出生的小村庄,前往自己的命定之地。

卡美洛城外的阿瓦隆是梅林一直向往的地方,还未到卡美洛他就想径直奔向隔绝阿瓦隆与卡美洛的那片湖一睹阿瓦隆风采。

一艘小木船出现在湖面,直直向他飘来。

此处怎么会有木船。梅林心想。

当木船越来越近,他才发现,船中央躺着身着银甲的男子。

他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毫无血色的皮肤被如烈火般火红的披风衬得略有些红润。梅林以为男子早已失去了生命,可没想到,皮肤的红润并不是他的错觉,反而变得越来越清晰。

他试图叫醒船中人,却不知那人姓甚名谁,只好走近探他鼻息。

微弱的呼吸划过手指,他想,看来这人还活着。

梅林晃了晃船中人的身躯,不一会儿,那人便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双饱经沧桑却又年轻的眼眸,似乎比世界上最纯的蓝宝石还要蓝上些许,在那眸子中梅林似乎看到了自己。

那人眼神转向了诧异。

“Mer……Merlin”

“你……你知道我叫什么?”

那人气息尚弱,对于梅林的疑惑,他只是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

现在轮到梅林感到惊讶。为何这素未蒙面之人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叫什么?怎么会知道我是谁?”

那人并未回答梅林的问题,因为身体的疼痛让他叫出了声。

梅林只好轻轻将他扶起,好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缓解疼痛。

在很长一段时间尴尬的沉默中,两人就保持着依靠的姿势,那人缓过了劲,渐渐开口。

“你是白痴吗?梅林!”

亚瑟的轻吼换来的是梅林一脸震惊。

亚瑟叹了口气,缓缓道“我是ArthurPendragon。我在湖中遇到了阿瓦隆的神灵,他们告诉我会有一个叫梅林的人救了我。”身体轻微的挪动使得他忍不住又闷哼了一声,“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我猜你就是神灵说的梅林。”

“原来你就是卡美洛的亚瑟国王。那你是怎么会躺在船上?”

亚瑟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这是梅林亲自将他放在木船上送往阿瓦隆。他很疑惑为何梅林不记得他是谁,为何眼前的这个人如此年轻,就像多年前他们相遇时那样年轻。

“你是用魔法将我救活的吗?”

梅林愣了愣,他不想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魔法天赋,但眼前这个人像是认识自己多年一样熟悉自己,甚至知道自己魔法师的真实身份。

“不,我路过湖边,看见木船飘过来,我以为你……你死了,想把你埋在这里,但我发现你竟然还有气息。”

“你没在卡美洛?”

“是的,陛下。我母亲将我托付给了宫廷御医盖乌斯,今天是我第一次来到卡美洛。”

亚瑟简直震惊到无话可说。这可能是阿瓦隆神灵救活他带来的副作用吧。

面对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梅林,他不能多问,只能依着梅林。对于已经经历过死别的亚瑟来说,如今面前这个人,不管如何,他仍是梅林,仍是自己最不想舍弃的人。

 

(二)

重伤未愈的亚瑟被梅林扶回了卡美洛。尚未接受过系统学习魔法的梅林无法使用自己的天赋为亚瑟治伤,只能盼着亚瑟能够靠自己的意志挺回卡美洛。

还未走到宫殿,两人就被巡逻的骑士发现。

如今已是女王的格温急忙叫来了盖乌斯为亚瑟疗伤。

“梅林?”看见和亚瑟一同回来的梅林盖乌斯叫出了声。

对于尚未见过自己的盖乌斯带着复杂情感喊出自己的名字,梅林一瞬间愣在原地。要不是亚瑟看他发愣踹了他一脚,他可能会在原地站上一晚。

疗伤结束,亚瑟已躺下歇息,盖乌斯把梅林带回了房间。

梅林刚想问盖乌斯为何他认得自己,但接下来的话把梅林即将问出口的问题噎了回去。

“城中亚瑟死亡的消息已经传了四五天,格温接替他成为女王,你是怎么把他救活的?”

“我……他说是阿瓦隆的神灵帮了他。”梅林没有说出自己是在来卡美洛的路上偶然碰见的亚瑟。

 

那晚梅林一直没能睡着,他觉得自己就像在这个世界活过,死去后又重新回到这片土地。这份熟悉感让他怀疑如今自己的存在。

于是第二天清晨,他匆忙跑向图书馆,试图从浩瀚书海中找到答案。

然而现实让他失望而归。

而就在这天,他毫无意外地成为亚瑟的男仆,遇见了最后一条龙,并得知自己的使命。

亚瑟和往常一样,让梅林打扫屋子,清洗铠甲,刷干净他沾满泥土和青草的皮鞋。但这次魂魄归来后,亚瑟更加顾及梅林。

“别擦了,走,陪我出去练剑。”

梅林虽然未表现出自己的疑惑与忧心,但亲近如亚瑟,怎么可能看不出梅林的心事。

今日亚瑟挥剑的力度比以往轻了很多,就连梅林瘦弱的身子都能抵挡亚瑟的攻势,一招一式的空当中,亚瑟问出自己所想。

“梅林你今天怎么回事?”

“啊!”沉浸于自己心事的梅林下意识应了一声,缓过神来。“Nothing.”

一招剑劈下去梅林被突然袭来的力量击倒在地。

“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真当我看不出来。”亚瑟看着倒在地上的梅林,伸出手打算拉他一把。

看着自己上方递来的手,梅林迟疑了一阵,还是伸出手去借助亚瑟的力量站起来。

“哎……你呀,这死倔的脾气一直都不肯改。”亚瑟摇了摇头,不想再多问。

那晚,亚瑟让梅林睡在自己旁边,好看着他以防他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来。亚瑟已经失去过一次,他不想让自己再度失去。

当梅林抱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出现在亚瑟房间门口时,脸上迷茫、震惊和怀疑的神情让正在喝水的亚瑟一口水喷在自己的书上。他一边擦干书上的水迹一边让梅林进屋。

“我又不是要吃了你,为什么这幅表情?难不成你怕我……”亚瑟起身慢慢靠近梅林,试图从他脸上看出别的什么来,遗憾的是,他并没有看到他期望的表情。

“罢了罢了,今晚你睡我旁边吧。看看你自己的表情,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个小老头子。”

“我……我可以选择睡地上吗?”

看着梅林的表情,亚瑟爆发出了一声狂笑,他再次走向梅林,揉了揉卷曲的黑发,笑道:“看来你真是怕我吃了你!”

拗不过亚瑟,梅林只好睡在亚瑟身边。

他从未感到如此安心,隔得很近的二人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

那晚梅林做了个梦,梦里他看见亚瑟的眼神从来都跟随着自己,他看见亚瑟对自己笑,他看见他们并肩作战,越过重重困难,他看见亚瑟倒在剑下,胸前被鲜血浸染,那句thank you中都是爱意。同时他看见了自己,艰难地隐藏自己魔法师的身份,不顾一切保护支持亚瑟,当然,还有连他自己都不曾看清的感情。

第二日清晨醒来,梅林发现自己的被子不知何时被丢到一边,亚瑟强壮的手臂环着自己,他们分享一床被子,梅林甚至能清晰感觉到背后亚瑟温暖规律的呼吸。

他吓得瞬间坐起来,穿好衣服拉开窗帘,让和煦的阳光照进房间。

“太阳照屁股啦!”梅林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这句话。

这引得还赖在床上的亚瑟瞬间清醒过来,“每天都是同一句话,下次换一句。”

梅林没理会这话里的意思,径直走向床边把亚瑟拽起来,为他穿好衣服。

“今天就别刷盔甲了,跟我去吃早饭。”亚瑟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梅林不能选择逃避,只好跟着亚瑟。

餐桌上格温早已就坐,她对于梅林和亚瑟同时出现并不感到诧异,就连梅林坐在亚瑟旁边她也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

“全卡美洛的人民都在讨论国王的回归,他们认为是德鲁伊人救了你。”格温切下小小一块吐司。

“谁救了我我并不清楚,但我在沉睡时阿瓦隆神灵向我透露过一些信息。”亚瑟看向梅林,又将视线转回到格温身上,“今日下令,取消魔法禁令,但是,如有以魔法为恶之人,我定不会心慈手软。”

坐在对面的格温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梅林,点了点头,嘴角浮起轻微的笑意。

 

(三)

早膳之后,亚瑟召集圆桌骑士商议取消魔法禁令后的各项措施,无所事事的梅林在卡美洛附近转悠。

无意间遇见了莫嘉娜的栖身之所,选择与亚瑟与正途背离的道路后,莫嘉娜始终身着一袭黑衣,身旁跟着一只小白龙。

就算未曾见过,梅林知道那是谁。然而当他正准备离开之时,莫嘉娜发现了他。

“梅林?”

被叫住的梅林只好放弃逃跑。

“亚瑟……亚瑟还好吗?”莫嘉娜一反常态。

梅林听闻莫嘉娜对自己的弟弟怀有深切的恨意,而她这一问却让梅林一头雾水。

“我……我不知道。”

莫嘉娜苦笑了一声,“我确实做过不少对不起亚瑟,对不起卡美洛的事情,但如今……如今我已与过去切断了一切联系。”

莫嘉娜顿了顿。

“湖中女王几天前来找过我,她告诉我我的命运并非如此,我理应是促成德鲁伊人与卡美洛之间和平共处之人,而不是将二者越推越远。

“你应该知道的,德鲁伊人天性纯良,而这次亚瑟归来则是双方和平共处的最佳契机。

“所以,我放弃了过去的自己。梅林,告诉我吧,亚瑟究竟怎样了?”

梅林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告诉莫嘉娜事实,而既然湖中女王改变了莫嘉娜的选择,那他则应相信湖中女王的能力。

“他很好,今日早上他已经废除了卡美洛的魔法禁令,我想,他也希望德鲁伊人能和卡美洛人民和平共处。”

“请你回去转告他,三天后我会离开这里,重回卡美洛,希望他原谅我过去的作所作为。”

“我会的。”

 

梅林刚踏进卡美洛大门,巡逻的高汶发现了他,告诉他亚瑟半天找不到梅林都快疯了。

梅林心想这个傻瓜,我只不过是出去转了转。脚上的步伐却并未慢下来。

推开亚瑟房门,迎来的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你到底去哪儿了?我找遍了整个卡美洛都没找到你,你是蠢蛋吗!

“我没见过你这么不省心的仆人,现在全卡美洛的人都知道国王的男仆丢了,你能不让我这么担心吗?

“你……告诉我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My lord……”

“叫我亚瑟!”

“Ar……Arthur,我只是去卡美洛周围转了转。啊,我碰见了莫嘉娜……”

“什么?她对你动手了吗?有没有受伤?”梅林话还未说完就被亚瑟抢了话头。

“亚瑟你,你别激动。莫嘉娜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她说她已经与过去断了联系,她让我告诉你,她会在三天之后回到卡美洛,促成卡美洛与德鲁伊人的和平共处。”

“我已经相信她够多次了,她竟然还想回到卡美洛。”亚瑟并非不信梅林所说,他只是怀疑莫嘉娜利用梅林故意让自己以为她改邪归正。

 

三天之后,莫嘉娜换回了曾经的绿色罗裳,骑着白马回到了卡美洛。

她卸掉了绿色的眼影,换回曾经在卡美洛做王女的自己。

市民们讶异于她的出现,她知道亚瑟在看着她,她知道亚瑟并不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

于是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站在高台上,向湖中女王起誓,放弃已修得的黑魔法,致力于保持平凡人与魔法的平衡,让魔法重回阿尔比恩大地。

亚瑟终究还是无法狠心对待自己的姐姐,他相信梅林,也相信自己,人们看着国王牵着莫嘉娜回到这片生养她的土地,人群中传来跌宕起伏的声音。

Long live the king!

 

(四)

梅林在卡美洛过着平淡的生活,魔法在这里不再受限,而他每天被亚瑟拖着和莫嘉娜格温吃饭,带他视察卡美洛民情,带他参与圆桌骑士会议,也带他出去狩猎野营。

自那次同床共枕后,梅林清楚地知道亚瑟对自己特殊的感情,而他内心隐藏许久的感觉也慢慢明了。

现在兰斯洛特和高汶每次看到他和亚瑟都会捂住嘴偷笑,用眼神偷偷打量,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没过多久,圆桌骑士们都知道了他俩之前特殊的关系。

而餐桌上,亚瑟绅士地帮梅林拉开座椅又帮他推回去,帮他挑走他过敏和不爱吃的菜,替他抖落掉在口水兜上的菜叶。

会议中,亚瑟也会不自觉问梅林对于每一项政策的意见,看到伊兰和高汶打趣梅林都会不留情面地怼回去。

这些越来越肆无忌惮的举动让宫殿里的所有人对他们的事情心知肚明,那些偷偷看上梅林的女孩子们知道了此事只不过在背后伤心了几天后也加入了撮合二人的八卦大军。

对于一切都了如指掌的亚瑟看见大家的态度对待梅林也就更肆无忌惮。

但隐藏在梅林心头的那个坎一直过不去。

随着时间推移,梅林发现亚瑟比第一次见他时年轻了不少,额间和眼角的细纹逐渐减少,脸色也遇见红润。但他发现自己却多了不少细纹,隐约还能在黑色的卷发中找到一根白头发。似乎是亚瑟的皱纹都长在了梅林身上。

不仅如此,盖乌斯的头发越来越短,莫嘉娜和格温皮肤越来越光滑,气色也愈来愈好。久而久之,梅林发现,除了他自己,所有人都在逆着时间前进。

他开始感到慌乱。

胡乱问过盖乌斯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还被盖乌斯塞了一瓶养神静心的药水。梅林只好又一次跑到图书馆。这一次他仍然没有任何收获。

无奈之下,他召唤了那只龙,即使看不出身体有任何变化,梅林还是在龙的眼睛里发现了年轻的光芒。

亚瑟似乎也发现了梅林身上与众不同的变化。

那日清晨,梅林在亚瑟一阵拨弄下醒来,他发现亚瑟在玩弄自己的头发。

“这里有一根白发,要我帮你拔下来吗?”

梅林摇了摇头,翻过身面对着亚瑟,“别管了,随它去吧。”

“还想再躺一会儿吗?”亚瑟拨过一缕因梅林翻身悬在眼前的黑发。

“今天不是和骑士们有训练吗?我去给你拿护甲。”梅林正想起身,却被亚瑟一把拽回了他的怀里。

“躺着吧,我自己去穿护甲。”

梅林看着逆光的亚瑟,看不到面部表情,只能看到他愈加强壮的臂膀,宽阔的后背散发着年轻的气息,他不知道自己和亚瑟还剩多少时间相处。他害怕那晚梦里的事情会变成现实,这种未知让他感到恐惧。

 

梅林不再为亚瑟会遇到危险而担心,因为他知道时间的倒流只会让他越来越年轻,而人生中必定会经历的艰难险阻都会随之远去。

他开始放下那些不切实际的想象,也不再去深究时间线变化的原因,他只想好好待在亚瑟身边。

梅林很想看看亚瑟小时候的样子,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整个世界暂停在正常时间线上他们相遇的时刻。

亚瑟和骑士们练刀时,当刀甩出去的那一瞬间,梅林眼前的世界消失成一道白光。

 

(五)

梅林一阵颤栗,发现他正坐在阿瓦隆湖边的长椅上,卡车的大灯将自己晃醒,而自己则是苍老的模样,此时他才发现,自己沐浴在阳光下竟然睡了过去。

荒诞的时间线让他再一次走过如今的人生,但梦里的那个他,完完全全对亚瑟敞开了心扉,弥补了这一段人生里所有的遗憾。

看着远方的山头,梅林叹了口气,理了理衣服起身准备离开。

那辆晃醒他的卡车正倒着开动,梅林怀疑自己苍老的躯体影响了自己大脑的运转,他抬头看了看天上飞过的鸟群,而那些鸟群违背物理原则和卡车一样,如倒带一般飞过。

和梦里一样,一切都在倒退,只有自己在前进。

暴风雪刮过树林的声音传入耳朵,那声音就如同穿过时空的围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这一次,梅林闭上双眼。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之时,他和亚瑟正躺在山洞里,外面是凛冽的风雪,柴火早已熄灭。背后传来亚瑟轻微的鼾声。

这是年轻的自己。

他起身前往洞口,这里的一切都按照正常的秩序运行着,他回头看着睡得正香的亚瑟,眼里浮现之前的那些如回忆般的梦境。

阿瓦隆岛上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预见能力,他们预知未来,也能看见自己的多个前世,梅林想,那些梦境或许就是不同世的他和亚瑟,无论哪个时间线,他们都会被命运牵扯着,或早或晚,或圆满或遗憾。

所幸,这一条时间线,真正属于这个梅林的时间线上,他和亚瑟都还活着。他走回柴火旁,躺在亚瑟身边。

亚瑟的体温从背后传来,梅林缓缓闭上双眼,心想,明天一定要告诉他自己魔法师的身份。沉入睡眠之时,一抹淡淡的微笑浮上了嘴角。

一切都刚刚好,他们毫发无伤,他们,依然在一起。


END

————————————————————————————

“倒留”音同“倒流”

评论 ( 6 )
热度 ( 35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