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原创ST同人】邮差先生(Spock/kirk)

邮差先生

邮差先生游走在并不大的穿梭艇中,本身就狭小的空间被来自各个星系的新建挤得更加狭窄。虽然联邦科技已十分发达,但仍有很多地方的文明尚未开化,彼此之间的文明交流有时也得依靠这来往于星际间的邮差。

况且地球人中仍有一部分依然喜欢这种传统的交流方式。

虽然对邮差先生来说,星际间的穿梭是孤独寂寞的,但他却一直乐于充当交流的使者。曲速飞行纵然快速,但仍有许多闲暇时间,手巧的邮差先生总会呆在中庭,一边看着浩瀚无垠的宇宙与星辰,一边忙着分选邮件,以便在到达目的地时能准确无误地将信件送达,偶尔还会亲手做些点缀或裁剪各式花样,让收信人能感受到来自冰冷太空的一丝温情。

“这一封可真少见呐!”邮差先生碰见来自瓦肯的信总会这样感叹。几乎所有人都清楚,瓦肯人以逻辑著称,不会表露感情的他们连对话都很少,更别说向其他星球寄信,这简直让人吃惊。因为信被包装的极其精美,一如瓦肯人的一丝不苟,邮差先生每次都会对之以特别“照顾”。

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在于朋友的一次晚饭时提到了这些特殊的信件,他的朋友告诉他,这是原来的企业号舰长James·T·Kirk与他的大副Spock之间特别的交流方式,他们虽然会用PADD交流,但信件却是必不可少的。

据说他们是星联中最出色最默契的一对搭档,不仅因为他们长达十几年的共事,更是因为他们是一对恋人。他们的分离因为职务调动,Kirk舰长升职为上将,而Spock则回到瓦肯科学院并成为瓦肯大使。

虽然二人都不太在意他,一个简简单单的邮差,但邮差先生却对这二人有了更多的了解,平易近人的Kirk舰长,与不动声色神情严肃却只会在看见信封的一瞬间流露出温柔神色的Spock大使。

这些写信的人并不全都认识他,甚至没有人会想起他,但对他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他知道他们,甚至他们换了地址他也知道。

邮差先生敲门。门若是虚掩着,他就径直走进去。

“有人在吗?”他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

许久,从最里头走出身着瓦肯长袍的Spock大使。听说他的爱人在一次任务中失去了生命,即使Kirk舰长早已升为上将,但仍会带着一帮老伙计们登上企业号,和一帮年轻家伙们出任务(详见电影第一部),但正是那一次记者们蜂拥在船上的出航,让他再也无法能回到那片土地上,而是永远留在冰冷的太空中。

“请问您?”

“这里有一封来自地球的信件,请您签收。”

“地球?”Spock大使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但瞬间又黯淡下去,“不会是Jim,他已经……谢谢您。”

邮差先生担忧地看了一眼Spock大使,“没关系,您保重。”说完便转身离开。

你又能怎么办呢?邮差先生不忍看到这样的瓦肯老人,他也失去过爱人,也懂得那份思念和痛苦。红色的瓦肯太阳和沙漠让周遭的一切变得干燥难忍(对于一个外乡人来说),像地球上夕阳落下时洒下的余晖,耀眼却又凄凉。

他不知道拆开信的瓦肯大使会是怎样的心情,但他已不想去感受,因为那份爱,太过沉重与深沉,他怕就此感同身受。

从那以后,邮差先生每次去瓦肯送信之时,都会看见Spock大使站在自己的工作室外。

“您好,请问是否有我的信件?”

“抱歉,暂时没有。”

他们之间每次都只有这样的两句对话,邮差先生知道Spock大使依然在等Kirk舰长的消息,他不愿承认舰长牺牲的事实。他一直在等,或许直到生命的尽头。

有那么一天下午,邮差先生偶然路过一片墓园,瞥到了Spock大使笔挺的身板,他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个瓦肯人把手中厚厚的一沓信件放在一块墓碑前,双手捧住脸,跪在碑前。

他听说瓦肯人不会流泪,可他分明在那张脸上看到了闪光的痕迹。

他背过身去,不再去管身后发生了什么,他已无力感叹这明媚的阳光。

 

 



评论
热度 ( 4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