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百糖靖苏第16天】垃圾堆里的爱情(短篇,一发完)

  • 脑洞来源《Her》(人工智能电影)

  • OOC+柏拉图式

  • 如有不适,请出门右转


当书信成为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而人们越来越不会使用纸笔与他人联络,却又不得不选择一种诚信友好的方式向对方表达自己的情感,这种时候,一种职业应运而生。

这群人,他们每日面对电脑里来自不同人群成千上万份资料,或是照片,亦或是录像,它们充分显示了“写信人”与收信人之间的关系,而这种关系的维持,却有着不可说的秘密。当然,任何人都不希望收到一封并不真心的信件,即使里面充斥的感情让人恻然。

对于每一个信件撰写人来说,独立的工作空间是他们集中精力阅读资料揣摩内心构筑语言的必要条件,办公室里有完善的设备,洗手间,咖啡机,饮水机等一应俱全。因此在工作时间,没有人能和其他人进行交流,当然,他们也没有机会见到其他人。

一如往日,梅长苏早早来到公司,打算今日完成上司交付下来的任务,这封信异常重要,传送给他的相关资料都透露出一丝严肃的气息。从事这份工作这么多年,这种类型的信件他已经接过多次,早就摸清了其中的套路。

梅长苏是个全才,也是这家公司的业务好手,毕业没几年,就在公司里混了个总编的名头,管理下属人员,检查部分重要信件。他个性疏阔,对工作并不过分在意,大部分直接交给了最得力的助手黎纲和甄平处理,他只需对反馈信息进行确认,偶尔有重要信件才会亲自动手。

十分钟后,萧景琰踏入了同样一扇门,他进门准备泡一杯咖啡时,梅长苏已经在工作了,从不喜欢加班的梅长苏总是按时回家,而萧景琰则会在办公室留到整个公司只剩下最后一个人。这样的时间差让同处一个公司的他们,一连几年都没有见过面。

萧景琰性子直,说起话不依不挠,有时一股倔劲儿上来谁也拦不住他,但他面对危机冷静沉着,表现丝毫不像个急性子,上司喜欢这人的性格和处事方式,年初提拔为公关部主管,负责公关的同时,处理较为棘手的信件任务。

许是在压抑的环境中工作了太久,萧景琰趁处理完与利益公司公关任务的闲暇时间,随意挑中了公司中一台电脑的IP地址,将一封信发给了那个IP地址的所属人。

那封信只有一句话。去爱你,以爱情古老又高雅的方式。”(来自叶芝《亚当的咒诅》)

等到萧景琰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在休息之前打开电脑,发现邮箱里有一封回信。

那是来自上午他发出信件的接收地址,而里面也同样只有一句话。

“世界不过是奇异的传说,结尾因不幸而偶然丢失。”(来自叶芝《世间我所中意的美好》)

看着来自同一作者的诗句,萧景琰勾起嘴角,对说出这句话的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因为在那个时代,叶芝的诗作比几十年前更鲜为人知,况且,这是来自西方世界的文学作品。快餐文化的时代,已经很少有人愿意静下心去品读经典,更何况记下这些读来口齿留香的佳句。

萧景琰决定把这种联系继续下去,或许有一天,就会知道背后那个人到底是谁。于是,他再次写了一封信,而这次,选择了问句。

“告诉我哪儿追流年的踪影,

是谁开豁了魔鬼的双蹄。”

这是来自约翰·多恩的著名诗歌《歌》(卞之琳译),处处见奇喻悖论,饱含讽刺意味,对于多恩来说,爱情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他对于爱情的不信任,也催生了愤世嫉俗的情绪。而萧景琰,在年少时期失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或许,他尚未清楚,就在自己失去那人的同时,那份莫名的感情,也慢慢浮出水面。

而看惯了世间的种种,为他人作信,替他人想,替他人诉,甚至替他人爱,这些他曾写下的字字句句,替他人传达感情,但这又何尝不是悖逆初心,追随大流。他又何尝不想让真心相爱的人,四目相对,共诉衷肠。

本以为对方的回信会接着这首诗写下去,但那人却出乎意料地回答了信的内容。

“流年无从追寻,真心开豁魔鬼的双蹄,

我骑马一万夜一万天,回来滔滔不绝地讲述,遭遇的奇怪事物,

到隔壁就可以见面,千里进香也心甘,

你若等,我到门。”(《歌》后半部分,有改动)

萧景琰甚是奇怪,这人,似是了解自己的过去,这种感觉,陌生却又熟悉。而第三封信,他不再咬文嚼字,而是开门见山问个究竟。

而这一次,对方没有回一个字,只是发来了一张照片。

那是自己年少轻狂的少年时光,笑得一脸痴傻的自己与最珍贵的朋友林殊留下了这张珍贵的合影。

萧景琰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有这张照片,他曾怀疑对方就是林殊,但多年前那场车祸,那次葬礼,那片黑白,都在提醒他林殊已不再。

但就在他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时候,拥有强大后援团的那人,早已经解开了自己的IP地址,查到了写信人。

 

“真是个笨水牛。”

 

萧景琰觉得对方是个有趣的人,加上那张照片的缘故,他觉得这人一定在瞒着他什么,于是一连几天,萧景琰利用工作之余,通过信件与对方联络。

因为无法见面,萧景琰只好从字里行间看出个究竟,可对方似要将自己的身份保留到底,半分都不想透露给他。

但就因为这样的契机,让日常生活平淡无奇的萧景琰有了精神寄托。每日处理公关事件,时不时还得负责完成上司丢下来的信件任务,他觉得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继续进行这种机械式的工作。直到这个人出现。

起初,这人并不告诉他自己的姓名,在萧景琰的死缠烂打下,总算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是梅长苏。

时间长了,萧景琰慢慢习惯生活中有这样一个人出现。信件不知道如何措辞,发封邮件向他请教;一个人无所事事,无人排解内心孤寂,与他闲聊几句以解烦忧;周末空闲时间阅读偶遇佳句,传送给他共同分享;看到有趣的话题,与他一起探讨……这些点滴逐渐渗透进他的生活,那个沉闷,冲动,倔强的萧景琰变得沉着,冷静,甚至有些幽默。

但是有一天,梅长苏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频率已经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对他无法割舍到爱上他的地步。

心里有个声音在拼命告诉他,不会的,只是频繁的信件来往,他们甚至没有见过面,这种感情一定产生于联系过分密切。

这种特殊的联系方式已经持续了近一月,萧景琰还是踏出了重要一步,邀请了梅长苏在一家书店见面。因为他觉得,对方也一定是饱读诗书的文艺青年。

当这封信发出不久,梅长苏爽快地回复并答应了他的邀约。这周六的上午十点,离工作地点不远的一家书店。

 

那天,萧景琰起了大早,顾不上认真吃早饭,只是匆匆拿着面包牛奶就出了门,衬衣领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折叠都没有发现。

“这是周六,为什么这该死的路仍然这么堵。”车上的萧景琰小声嘟囔。

不时看着表,对躁动的人群满心烦躁,不停地跺脚,变换站着的姿势,萧景琰无论如何都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幸好,萧景琰到达约定的书店时才九点,离约定时间还有一小时。

这一小时的时间在他看来,似乎就像一生一样漫长,九点58的时候,实在绷不住的萧景琰心急地给对方发了一条消息。

“你在哪里?我已经到书店了。无论从哪个方向都能在书店门口看见我,黑色衣服。”

5分钟过去了,对方并未回复其他,只是写了一首诗的上半部分:

“现在向我们苏醒的灵魂道声早安,

两个灵魂互相信赖,毋需警戒,

因为爱控制了对其他景色的爱,

把小小的房间点化成大千世界。”

这首诗是年少时,萧景琰与林殊一起背的诗歌,那时的他们,只是觉得这首诗充满哲理。

收到这封回信的萧景琰简直不敢相信这首诗会在多年之后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而这首诗竟是从一个从未谋面的人口中说出。

当他还沉浸在震惊之中,梅长苏发来了第二条消息。

“向后转。”

萧景琰在疑惑中转身,发现一个与林殊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站在自己面前。那种熟悉的感觉又重回萧景琰身上,他觉得自己的感觉不会错。

在惊讶和狂喜中,他面对着眼前这人,写下了这首诗的后半段:

“我映在你眼里,你映在我眼里,

两张脸上现出真诚坦荡的心地。

哪儿能找到两个更好的半球啊?

没有严酷的北,没有下沉的西?

凡是死亡,都属调和失当所致,

如果我俩的爱合二为一,或是

爱的如此一致,那就谁也不会死。”(来自约翰多恩《早安》)


————————————————————

下面广告时间!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内容必须是甜哒,拒绝一切假冒伪劣三无糖。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评论 ( 4 )
热度 ( 72 )
  1. 贝加尔湖畔与喵粒子兄 转载了此文字
    我意外发现之前的百糖靖苏活动竟然没有人来做系统的整理工作,作为一个专注的甜党(好像听到了反驳的声音╮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