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靖苏】前五次萧景琰避开了正确的位置,最后一次他成功了

  • 原著设定

  • OOC

  • 欧美经典5+1梗(不喜请点叉

  • 仍然是点到为止

【1】

山雨欲来,风刮过竹帘,树叶沙沙作响。

梅长苏坐在火炉前,手中翻阅的,是那本已批注完成的《翔地记》。

看了许久,似是有些疲累,加上这两日身子尚未恢复,起床后只是在脑后松松绾了个髻,穿着那身素衣。火炉烤得人暖暖的,不一会儿梅长苏就昏昏睡去。

约莫一刻钟,雨已经下下来,带着些凉意。萧景琰匆匆拂去衣上的雨珠,踏进房间,正想喊一声,却发现梅长苏靠着火炉睡得正香。

本是想与他商议边境驻防之事,只是从北境一战之后,萧景琰对梅长苏总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不注意,眼前这人又会消失不见。见梅长苏神色平静,双目紧闭,萧景琰也不打扰,只是微微笑着,走到那人跟前。

绾就的髻已经散开,黑发在身侧铺散,萧景琰凑上前去,在发间落下一吻,替他抚过面前那几缕青丝,凝视了许久,便离开了苏宅。

萧景琰没有看到身后梅长苏意味深长的一抹微笑。

 

【2】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日萧景琰是天天光顾苏宅,一天不止一两次,这让苏宅上下都觉得奇怪。

只有梅长苏知道为什么。

自北境之战后,萧景琰总是睡不好,梅长苏从战役中幸存,再次回到他身边,这让他更加难以入眠。每每合上双眼,那些战场上万马齐喑,刀剑飞舞,血肉横飞的场景总会出现在他脑海里,而梅长苏一身战甲站在光源处,一步步走入那片亮光,无论他怎样去追,都无法靠近丝毫。

最后总是会带着一身冷汗惊醒。于是,他决定住在苏宅。

“小殊,今晚……我可以,睡在这里吗?”

正在喝茶的梅长苏不顾形象地将一口茶水喷了出来,险些呛着自己。

“咳咳咳……”萧景琰忙去给梅长苏顺气,“景琰,你……”

看着梅长苏笑得没了形象,萧景琰算是明白,今晚落榻苏宅许是没问题了。

二人虽是从小长大,年少时许多亲密的事都已做过,同床而眠也是常事,可这次却都有些拘谨。

“小殊,你知道的,我这段时间每天都会被吓醒,我真的害怕你再次离开。”

“睡吧景琰,相信今晚你会睡个好觉。”梅长苏往萧景琰处挪了挪,试图靠近他,给他以安全感。

萧景琰伸手揽过他,吻在鬓角处,紧了紧手臂便沉沉睡去。

无星无灯,一夜安眠。

 

【3】

半月过去,待到梅长苏身体有所好转,萧景琰便把他接到宫里,或许只有每日看见他,萧景琰心里才会感觉安宁。

那日,萧景琰与梅长苏一起谈论国事,两人为人员部署和政策推行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梅长苏自知萧景琰性子急,凡事都要争个理,却也经常与他争论,并以此为乐。

“皇上,太后请您过去一趟。”高公公在二人吵得正激烈时出现。

“知道了。朕马上过去。小殊,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回来。”撂下这句话,萧景琰就匆匆离开。

梅长苏在他走后,独自翻阅了不少奏折,心下对这些事情的处理方式也知晓个八九成,只等萧景琰回来定夺,只是近来朝中大将尚缺,多名军侯都已年迈,尚无后继之人,这边防戍守也变得棘手。

正思忖,萧景琰提着食盒回来了。梅长苏对着一奏折皱眉,萧景琰放下食盒坐在他身边。

“小殊,母亲带了不少你喜欢的糕点,要不要尝尝?奏折就别看了。”

“你放着吧。关于边境一事,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培养人才,选拔优秀将领,让他们……”

梅长苏话音未落,萧景琰伸手抚平他的眉头,吻过眉心。“小殊,你放心,这些事情我都会认真处理,你就别操心了,相信我。”

 

【4】

数月后的七夕,言豫津收到了一份大礼。这份大礼由萧景琰与梅长苏共同送给他,瞒了近半个月,险些破功。

而这份大礼,就是前些日子从南楚归来的萧景睿。

生日宴上,宴饮正酣,萧景睿一身水蓝锦袍出现在众人面前,起初,豫津还以为自己喝多了看花了眼。

“豫津呐,别揉了,你没看错,这正是景睿。”梅长苏在一旁笑着打趣。

“豫津,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萧景琰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带着梅长苏逃离了这场青梅竹马的重逢,带到了河边。

星河璀璨,灯火阑珊,那些喧闹的人群,纷繁的世事都被抛在身后。这九五之尊放下了往日的威严,温柔地牵过梅长苏的手。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却异常认真,细细地抚过每一道掌纹。

侧过身,一个吻落在梅长苏的脸颊。

 

【5】

郡主大婚,朝堂上下一片喜庆。世人都只霓凰郡主与林家少帅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谁料世事无常,林殊英年早逝,葬身梅岭,但也无人知晓,如今的梅长苏就是当年叱咤风云,金陵城里最耀眼的少年。

霓凰郡主许身聂铎,也是许多人未曾料到的。无论世人如何评论,能找到一个人代替自己好好照顾霓凰,让梅长苏也放心了许多。

病体尚未痊愈,加上自己身份尴尬,梅长苏并未出现在喜宴上,答应了萧景琰留在自己房内。许是旧事难忘,而今百般感慨,让萧景琰在喜宴上多喝了几杯,大臣们看着皇上有醉酒之态,劝着他回了宫,怕人前有失尊严。

高公公自是懂得,便携着萧景琰回梅长苏房里。

推开门,见喝多了酒的萧景琰,梅长苏很是头疼,忙去给他准备茶水,不料萧景琰一把横抱过梅长苏,直奔床榻。

梅长苏以为今晚萧景琰要把自己吃干抹净,可没想到,萧景琰只是在脖颈处印下一吻,并未有什么动作。

【+1】

“你能不能正经亲我一次?”梅长苏轻笑,打趣面前这个红了脸理智尚存的大水牛。

“你话太多了。”话音刚落,萧景琰吻上了他的唇,带着不甘,痛苦,思念,还有挥之不去的隐忍和爱意。

梅长苏知道,萧景琰一直以来都在克制自己,这13年的经历,让他不得不害怕,因为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他以为自己一直都在梦中,他怕哪一天,梦醒了,只有他自己一人。

幸好,这是活生生的现实,而他们都在,一切都好。

今夜就这样迁就他吧。梅长苏想。

而在他分神的时间里,萧景琰已经褪去他的衣物。

今夜还很漫长。


FIN

评论 ( 5 )
热度 ( 153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