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琅琊榜】【睿津】不许动手动脚!(小短文,一发完)

  • 梗来源:日本推出了“陪睡”项目(被室友翻出来的这条新闻戳中了萌点)

  • OOC

  • 在浴巾面前头回霸道总裁的景睿2333

每日勤勤恳恳工作,从不敢懈怠,毕业之后三年,萧景睿一直维持着拼命工作的形象。一根弦绷久了总会断,是个人长时间高强度工作也会累。

一天下班,一群朋友闹腾着说要去酒吧坐坐,顺便也叫上了萧景睿。

“景睿,这个项目终于做完了,我们打算去放松一下,要不要一起啊?”

萧景睿本想拒绝,身为项目的中坚力量,这段时间可累得不轻,他只想回到家躺在床上出神。

“走吧走吧,大家都要去,留你一个人回家多没意思。”说着就把萧景睿硬生生拖出了办公室。

拗不过这帮朋友,只好默默跟上,一路都不怎么说话,像是有什么心事。

大学时期的萧景睿也不是没有去过酒吧,被大家称作大学霸的他,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偶尔跟室友去酒吧消遣,排解压力也是他大学生活记忆中的一个片段。

和三年前去的酒吧似乎有些不同,这里并没有那么喧闹,反而更像是一个主题咖啡厅,只不过咖啡换成了酒。

乐队在舞台上唱着那些不曾听过的英文歌,被白天工作压得喘不过去的小年轻在正中央跟着音乐跳舞,也有不少人在席间落座,高谈阔论。

萧景睿被朋友拉到一个包厢,刚一坐下面前就被朋友摆上了一排啤酒,想必是不醉不归。他揉了揉太阳穴,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虽说是包厢,却也能听到外面乐队的歌声,对于萧景睿来说,周围朋友的嬉闹谈笑声逐渐盖过了那些似懂非懂的歌词。

他有些头痛。

被逼着喝下了五六瓶啤酒,虽说酒量尚好,但连日的劳累让他有些头晕。素来温柔耿直的性格又让他不忍拒绝朋友,只好笑着灌下一杯又一杯。

当他即将喝下第八瓶时,突然一只手从他面前抢过了啤酒,对着他的朋友说了声抱歉,便把萧景睿从众人眼前带走了。

包厢里传来阵阵议论声,谁也不知道进来的是何人,与萧景睿有何关系。恐怕此时醉醺醺的萧景睿,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那人本是在这家酒吧里做夜间兼职,路过包厢时看到萧景睿被灌酒,心里不痛快便什么么都不顾,把萧景睿带回了家里。

“景睿,醒醒,到家了。”

“嗯……你……”

“你喝多了,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杯茶醒醒酒。”

正想转身离开的言豫津被萧景睿一把抓住,“告诉……我,你……你是不是……”

“别管我是谁了,看你喝成什么样子。”言豫津挣脱开,跑到厨房去准备醒酒茶。这间屋子他竟是比自家还熟,很快便泡好了茶递到萧景睿面前。

喝下了茶,浑身无力,也不想洗澡,萧景睿径直走向自己房间,倒头就睡。言豫津替他脱下了外套,本想脱下衬衣,却又被萧景睿一把按在床上,看着对面那人迷迷糊糊,似在呢喃着什么,言豫津凑近听,发现他在喊自己的名字。

“景睿啊,你喝醉了,赶紧睡觉吧。”

这萧景睿多年不见,手劲见长啊。言豫津心里想着。本想送了萧景睿就离开,这下看来,只有留下来陪他。

那晚,萧景睿抱着言豫津一直未撒手,醉酒后陷入沉睡,睡梦中也不忘念着他的名字,不知为何,声音里竟带了些哽咽。

“景睿啊,这是我最后一次妥协,今晚之后,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吧。”

第二天萧景睿醒来时,言豫津早已离开。他隐隐约约记得,被自己抱着睡了一整晚的就是言豫津,他的怀里还存留着温度,但是他却又什么都记不起来。

他以为言豫津回来了,当年他们,这份感情虽不为世俗所容,却也得到了不少亲朋好友的祝福。谁知毕业时,言豫津听说自己的身份和他们的关系被小人散播,导致自己工作屡屡受挫,下定了决心要离开他。

这一晃,没有他的日子,就是三年。

他觉得一定是自己思念过度,加上昨日醉酒,产生了幻觉。言豫津离开了这么久,早就断了联系,若是回来了,又岂会不来找自己呢。

宿醉之后,这一天萧景睿过得很痛苦,不过他喜欢那家酒吧的感觉,竟有了一种心安。于是当晚,他又再一次去了那里。

这一次是一个人,他点了一杯血腥玛丽,坐在角落里静静听着今日的民谣。

一连几天,每天晚上他都是一个人,坐在同一个位置,点同一款鸡尾酒。

那晚醉酒之后,萧景睿问了几个朋友,都说有个男人把他从包厢带走了,而且把自己送回了家里。智商上线的萧景睿回想起知道自家地址的人,算来算去,也只有言豫津一人。于是他决定去酒吧蹲点。

堂堂大学霸,就不信找不到言豫津。

酒吧里有个小哥看不下去了,偷偷在言豫津耳边说:“言哥,你说你那天辞了班送回去的那人怎么天天都坐在那儿却什么都不干啊?这人想干嘛?会不会……看上你了?”

“乱想什么呢,那边还有两杯玛格丽特,两杯蓝色夏威夷还没做,想被罚工资啊!快去!”

像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萧景睿四处张望,在调酒台旁发现了言豫津,他顾不上犹豫就冲了上去。没有发现身后动静的言豫津被萧景睿猛地抓住了手臂就往洗手间带,一把拉过他拽进隔间,疯狂地吻了上去,顺便锁住了隔间门。

幸好外面的歌声足矣掩盖小空间里的喘息声,并没有人察觉到他们。

时隔三年,熟悉的人再次出现,萧景睿似是要把所有的思念、不甘、痛苦都通过这个吻传递给对方。似是不想伤害眼前的人,疯狂肆虐变成了小心温柔,他怕面前这个人再次离开,他怕这个人不会再回头,不会再接受自己。

在喘息声中分开,却又再次贴合,额头抵着额头。萧景睿伸手覆上眼前人的脸,轻轻摩挲着,感受着手指间传来的温度。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就离开?”语气里满是酸涩。

“景睿,对不起。”

在脸颊上流连的手指贴上了适才被自己侵占的双唇,“别说对不起。我知道你的苦心,但是现在,我已经站稳了脚跟,我不用再怕任何事情。回来吧,豫津。”

“我已经没有资格回来,现在的我,不配站在你身边。”其实言豫津心里什么都明白,这些年萧景睿经历了什么,他也知晓透彻,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又怎能助他,“景睿,让我再想想,既然你都已经找到了我,还急在一时吗?”

从那之后,他们一有时间总会约着吃饭,聊着这些年来的事情,虽然不比得大学时期那般亲密,却也维持着不曾变过的默契。

“豫津,今晚来我家吧。”

“我就知道,每年都是这样。好啦好啦,你萧大少爷请我去,我怎能推辞呢。”言豫津笑的一脸灿烂,他知道今天,是景睿的生日,也是在这天,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失去了父亲。

往常的生日,总是言豫津陪他一起过,没有他的三年里,萧景睿每每想起旧事,总会愁绪满腔。

那晚,言豫津陪着萧景睿喝了不少酒,今年因为有了自己心爱的人,这个生日也过得并不苦闷。

“豫津,留下来吧,我需要你。”

“陪睡我可是要收钱的哦!还有,”言豫津一脸坏笑地看着面前的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景睿打断,“我把我自己和这辈子都给你了,这点钱算什么。”

“哎!我还没答应你的求婚呢,还有,我话还没说完哦,”言豫津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轻笑着,“不许动手动脚!”


FIN.



其实我很想在结尾写”景睿白了他一眼,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

觉得这样写对不起小浴巾,只好省略掉之后的肉了233333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