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贾尼。包策。鼠猫。斯莉。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琅琊榜】【睿津/微靖苏】谢谢你还在我身边(小短文,一发完)

  • 因一首诗《你还在我身边》有感

  • 主睿津,少量靖苏

  • OOC

  • 前面的坑会填的

狼烟已散,旧人远归,那场让所有人都抛却曾经享有的安宁生活,一步步靠近烽火狼烟的战役,已成为史书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以及所有人,都避而不谈的伤疤。那年,烟火不再,那年,雪满金陵。

回廊外,一片萧瑟,冬雪如期而至。

已是冬至,萧景睿自那场大战之后,再也没有回过南楚,只是和谢弼一起,尽为人子的孝道。言豫津在大战之中成长,见过了生死,也就没有了天真,开始参与朝政的他,已有了与往日不同的沉稳。

言侯爷在府中之日虽愈来愈多,但也时常在寺中潜心静修。冬至日府中冷清,言豫津一早就进了宁国侯府。

不管豫津与景睿再相熟,来者是客,长公主还是留下豫津在自家吃了午饭。

饭后,二人穿过回廊,院里种下许久的红梅迎雪盛放。

“苏兄离开也有近一年了吧……”

“是啊,这一年里,陛下也变了不少,有时候召我去议政,提到那些江湖势力,陛下总会愣上半晌,才会回过神来。”

“豫津,你说,苏兄会不会在那场战役中活下来?”

“为什么这么说?景睿,当时琅琊阁阁主是亲自将他的遗体下葬,你我还有陛下,蒙大统领,霓凰姐姐可都在场。”

“我自是知晓,但以苏兄的七窍玲珑心,想瞒过所有人,并不是件难事。”

言豫津只好叹气,对于结果,他从未抱着希望,因为他知道,那场战役的艰难程度远超想象,单是北境的气候,就足以摧毁梅长苏的身体。

“我们倒是许久都未曾去看过苏兄,不妨今日,去看看他。”

“也好,趁着天色尚早,雪也快停了,快去快回吧。景睿,记得带上苏兄最爱的茶。”

二人很快收拾好,驾马前往旧地。

一整夜的雪,掩盖了这个世界本身的模样。马蹄急踏,不过仅留一串深深浅浅的蹄印。寒风刺骨,剜过面颊,也剜过心肠,策马奔腾二人背后的金陵深处,仍有一人向着那个方向,久久眺望。

梅长苏被葬在竹林深处,周有寒梅相伴,似是数日前有人曾来过,拨开雪还能见些许未曾烧尽的香烛。

“苏兄,我和景睿来看你了。这是你最爱的茶,我知道你不能喝酒,只好带了些茶来,景睿家的茶可能比不上往日苏宅里那么讲究,苏兄多担待啊。”

“苏兄你知道吗,这一年来,大家都变了,陛下开始沉默寡言,豫津说他总是出神,脸色也愈来愈差……”萧景睿正准备说下去,却被言豫津打断,小声伏在耳边“你跟苏兄说这个做什么。”

“苏兄啊,别听景睿瞎说,现在的大梁民生安定,海晏河清,边境之乱已被平定,金陵的老百姓都说当今陛下是圣主,还说大梁会逐渐恢复往日的辉煌。”

……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将这一年的事情尽数托出,也一杯接一杯饮下当年的照殿红,味道一如往昔,可世间早已物是人非。

香烛已然焚尽,天色渐暗,二人叩别。

下山路上,走在萧景睿身后的言豫津一改往日的潇洒作风,难得正经了一次。

“景睿。”

“嗯,怎么?”

“谢谢你还在我身边。”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倒是让萧景睿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身后的言豫津一头便撞了上去。

“你……”

“景睿,其实想想,我们真的很幸运。十多年前,还是少年的陛下失去了林殊哥哥,十多年后,陛下在知晓一切之后又一次失去他,这样的伤痛,换做你我,又如何能承受得住。”

“是啊,斯人已逝,再无音容。在这世上,我们不过是不起眼的灵魂,等待被遗忘。万幸,我们都还活着,都还记得彼此。”萧景睿拂去了言豫津发梢上的碎叶,顺势圈在怀里。

怀中的言豫津刚想说些什么,就被萧景睿制止了。二人清晰的心跳在寂静的山林之中愈加清晰,触手可及的至亲之人,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心跳,尚还温热的体温,让他们在劫后余生中更加珍惜彼此。

萧景琰与林殊已成为他们记忆中的一抹烟霞,萦绕却不散去,而他们对彼此而言,则是最真实的存在。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东边升起,落上东方

 

策马纵横,漠北苍凉

狼烟赤血逆淌,号角声响召唤远方

解甲素衣而归,且将故事吟唱


谢谢你在我身旁


FIN


评论 ( 8 )
热度 ( 29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