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贾尼。包策。鼠猫。斯莉。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靖苏】【琰殊】神(chi)烦(han)30题(5-6)

  • 继续更新,最近脑洞太小,可能会更的比较慢。

      

      5.  发

打小林殊就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喜欢女孩儿的晋阳总是爱给林殊做各种发髻,来了兴致,也会取出自己妆奁里的点翠,顺着发势插入一头黑发中,精致的发簪配上林殊本就清秀的面容,惹得林家的几个小丫鬟掩面而笑。

又是一个午后,晋阳做了不少糕点,想着让林殊去靖王府上找萧景琰戏耍的时候带些过去,于是急急把林殊招进房里,细致打扮了一番。

为了避免这孩子玩儿得疯了把钗子甩在地上,晋阳特地挑了三两梳钗,绾了两个髻,又系上真丝月白发带,这才让林殊提着食盒出了自家大门。

雪白的身影从街巷穿过,两条发带随着跑动的步伐上下飞舞,路人一阵惊叹,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自幼习武的大小姐。

一路小跑到靖王府,一个不留神,迎头就撞上了正打算离开的静嫔。

林殊还没抬头看清撞的是谁,倒是把来者逗乐了。

“哎呀,小殊,今儿是怎么了,打扮成这幅样子?”

“对不起静姨,小殊鲁莽了。还不是我娘,非要把我弄成这个样子才放我出门!”

静嫔上下打量着林殊,捂着嘴,笑着让侍女去喊景琰过来。

“别!别让景琰来,这个样子他还不得笑话我好几天。”

“让景琰看看也无妨,没想到小殊扮成女孩儿,还真是别致。”

不一会儿,景琰兴冲冲从后院出来,看到林殊愣了一下,以为是哪家的女儿。

“在下萧景琰,敢问……”

话音未落就被林殊打断,“萧景琰你个笨蛋,是我啊,我,林殊!”

不知是被吓着,还是被林殊俊俏的面容惊艳,萧景琰半天没吭声。林殊被他看的发毛,脸蹭地红了大半。

“喂!喂!萧景琰!”

看着一动一静的二人,静嫔笑笑,像是知道了什么便离开了。

清醒过来的萧景琰一把拽过林殊,拉着就往后院跑。坐在回廊上的二人彼此倚靠着,萧景琰显然对林殊的发髻兴致满满,不停把玩着那几缕黑发。

“小殊,这发髻,还真挺适合你的。”

“一边儿去,我可是堂堂正正的七尺男儿,怎能像女子一样扭扭捏捏!再说我可不把我娘做的糕点给你吃。”

“好好好,下次我亲自给你编一次头发吧。”

正跪坐在梅长苏身后的萧景琰想起了那年的他们,林殊绾着髻,和着午后阳光直直射入心里。

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萧景琰细细梳理着梅长苏及腰长发,剪下一缕来,和自己的绑在一起,再用一支玉簪,将青丝松松挽就。

金剪刀,青丝发,此情千万重。

 

       

      6.  求爱

每一年的七月七,对豫津来说,并不仅仅是七夕,而是他的生辰。要是往年,萧景琰和林殊总会把吵着要去找豫津玩儿的萧景睿当成贺礼和着各类礼品登言府祝贺。

而豫津十岁那年,晚宴结束后,就被萧景睿急急拉着出去看花灯,虽说不比得中秋时,但七夕节的姑娘们盛装打扮,聘聘婷婷,静赏彩纸扎成的灯笼和夜空中绽放的烟花,也是金陵城内的别致景象。

落得清净的萧景琰和林殊也不管那两个小鬼头,径自去解灯谜,萧景琰一向一根筋直肠子,林殊一连解了三个,也不见萧景琰答上一题,竟是被嘲笑了许久。

而后二人各执一盏纸灯顺着人潮,在桥上驻足,看着烟花散发的光芒瞬间点亮又很快消失,正值年少多情的二人,却又伤感。

突然萧景琰像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林殊的手,向着与人流相反的方向跑去。

很快,萧景琰在那座林殊曾经求过红线的寺庙前停下了脚步,虽已入夜,仍有许多青年男女在树下求姻缘。

“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去去就来。”

萧景琰说完就消失了,只留下林殊一个人看着人来人往一脸茫然。

很快,萧景琰取来十七根红丝带,在其中两根之上写上他与林殊的名字,一个腾空将之系在树梢,又稳稳打了个结。

“小殊,这儿!”

萧景琰拉过林殊,二人站在树下,面对着满树的红丝带,面对着清亮的月光。

“小殊,我在上面系了十七根,今夜,我把过去的十七年都许给你,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在这里系上一根,直到我们分离,老……”萧景琰“死”字尚未说出口,便被噎了回去。因为林殊,封上了他的双唇。

许久,二人才慢慢松开,林殊浅浅笑着,轻嗔道:“真是头笨牛,还用这种老掉牙的方式。”顿了顿,又继续,“不过,我接受了。”随后便把头埋在萧景琰颈窝间轻笑,怕自己羞红了的脸被萧景琰看见,又该嘚瑟了。

尽管在同一个晚上又一次被嘲笑,萧景琰依旧是心满意足,搂了林殊入怀,在他耳边细语:“以后的每一年,都在一起,好不好?”

他感觉到怀里的人轻轻点了头,便收紧了手臂,笑靥如花。


TBC.

不定期更新

评论 ( 1 )
热度 ( 35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