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靖苏】【琰殊】老夫老妻(雾,夫)30题(1)

  • 仍然可能写不满30题=_=

  • OOC(未看过原著)

  • 仍然主甜,可能会有玻璃渣子

  • lo主画风仍会突变,慎!

  • PS:开双坑亚历山大,性子散漫,尽量多更

     1.  再来看一遍少年时的情书吧

金陵城一如往昔,岁月并未给这座城留下丝毫痕迹,不过只是人来人往,花开花落。数十载如一瞬,晃眼便从深暗的宫闱之中流逝。

风起了。风从未停过。

自多年前,梅长苏在萧景琰的注目之中策马远去,年少时意气风发的林殊和当年病弱一身却意志坚定的梅长苏融为一体,虽然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但萧景琰接到梅长苏战死沙场的讯息之时,仍是心痛如万箭穿心。

所幸,最后还是让自己找到了他,而这一次,他不再害怕,用尽全力护他周全,借着一切机会告诉他,自己虽贵为一国天子,这颗心,却完完整整属于他。

即使梅长苏知道了自己活着的事情传入萧景琰耳里,却也不急着回金陵,只是在江左盟里过着不问世事的逍遥日子。

蔺晨用尽了手段都无法让梅长苏跟他回琅琊阁,知道这人的倔脾气,蔺晨也没了法,只好陪着他留在江左盟,每日饮茶揽尽千里江山万里风烟。

那些日子,每隔几日,飞流总会趁着蔺晨不在的时候给梅长苏送去一封金陵的来信。内容并不多,倒也不提金陵朝上那些风风雨雨,只是一遍一遍讲着小时候那些趣事,结尾总会写着“朝局清正,吾安好,勿念。愿归,吾静候。”

梅长苏知道,萧景琰向来如此,即使内心再焦灼,仍以自己所想为先,并不逼迫,只是静静等待自己全心全意回归之时。

三年一晃而过,自己的身体已不似当初那般瘦弱,那些思念日夜萦绕。这三年里,萧景琰的信件从未断过,梅长苏始终未回信,只是在一个人时,看着那些熟悉的字迹,偷偷落泪,一遍一遍抚过那刚劲有力的笔画,想着那人如今又是何模样,是否真如信中所说一切安好。

日积月累,薄薄的信件已有玉盏之高,梅长苏将之装在梨木盒里,藏在浩浩书海中。

直到过去多年,当二人已是耄耋之年,萧景琰已离开了金陵,去到当年梅长苏静养的江左盟。

萧景琰一直想在梅长苏独自生活十三年之久的江左盟住上些时日,可只有二人都已雪满青丝之时,才得以圆愿。

梅长苏从一个暗格中取出了那些珍藏了多年的信件。

“还记得那个时候,你每隔几日都会往我这里寄一封信,每次飞流拿给我的时候总得避开蔺晨,免得那人又是一阵啰嗦。”

“那时我真的怕你什么都不说就真的消失了,我不敢跑到江左盟来寻你,怕你知道我来故意躲着我,怕你不跟我回金陵。”

“这么多年了,还怕我会离开吗?倒是许久未曾打开这盒子,看看吧。”

萧景琰接过他递过来的梨木盒,那些过往的记忆随着盒子的开启如潮水般用来。深夜昏黄灯火下独自执笔写信的萧景琰,黄昏中迎着烈烈寒风远眺江左的萧景琰,望着宫中红梅独自出神的萧景琰……过去的自己在那一瞬间变得鲜活,那些在岁月里平淡的感情也变得热烈。

那些信纸上的字迹变得模糊,有些甚至凹凸不平,那是多年前泪水浸染过后的痕迹,他明白,梅长苏又何尝不和他一样,思念着对方,而这份情,又何尝不比他更甚。

默契的对视,彼此不说一句,便也明了。

他们之间,不言爱,不说情,露骨的表达并不是他们习惯的方式。盒子里躺着的信件,字字平淡,却字字温暖。

那份情,早已融入一笔一划中,只消读上一遍,便盈满心头。那是一盒情书,一盒萧景琰用平淡岁月织就的情书,定格着年轻时的他,和他。


TBC。

爆了字数,本来只想写小短篇的。

不定时更新

评论 ( 3 )
热度 ( 48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