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贾尼。包策。鼠猫。斯莉。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靖苏】【琰殊】神(chi)烦(han)30题(1-4)

  • 可能写不满30题

  • OOC(未看过原著)

  • 主甜,有少许玻璃渣子

  • 画风突变,慎!


     1.  偷袭

那年,他们都还年少,也都是肆意天地间不知愁为何物的金陵少年。

一袭红衣,战甲在阳光下绽出耀眼光芒。而身旁,则是一抹白色,似是天地间任何污浊,都无法沾上丝毫。

多日前被封为靖王的萧景琰有了自己的府邸,和他从小一同长大,情同兄弟的林殊也成为大梁最英雄神武的赤炎军的少帅,有了披甲上阵,带领众多士兵为国作战的机会。

靖王府修整完毕当晚,萧景琰应母亲要求,邀请了祁王兄及林家,一同来府做客。那晚,靖王府内灯影重重,觥筹交错间,早已没有景琰和林殊的影子,他们趁着大人们兴头正盛,偷偷溜出了正厅,也不知跑去了哪里。

“景琰,这边!”林殊站在屋檐冲着傻站在庭院中的萧景琰挥了挥手,怕被发现特地压低了的声音也仍然掩盖不住雀跃的心情。

“哎!你……你快下来!摔着了怎么办!”萧景琰看着玩儿得正欢的林殊,瞅了瞅正厅里的动静。

林殊知道景琰不敢上去,只不过找了个理由掩饰,坏笑着从屋檐上跳下,一把从背后拦腰抱住萧景琰,顺势把他带上了房檐。

被林殊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的萧景琰条件反射一般,蹬着双腿,刚想呼喊却被林殊一把捂住了嘴,无法发出声音的萧景琰只好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只有一寸距离的林殊的脸。

月光下,萧景琰的脸,红到了耳根。而这一切却被林殊看在眼里。

坐在房檐上的二人看着似乎近在咫尺的明月,林殊却突然吃吃笑着,看得出神的萧景琰投去了疑问的目光。

“刚才……刚才你的脸,哈哈哈哈哈,从来没见过你脸那么红过。”林殊抽出手,戳了戳萧景琰不知是生气还是羞赧鼓起的脸颊。

萧景琰被这人吃得死死的,也不知如何反驳,仍是以带着些恼羞成怒的目光,看着眼前已经转过脸去欣赏月亮的林殊。

“小殊……”

“嗯。”林殊并未转头看他。

像是想起了什么,萧景琰坏笑着,悄悄凑近了林殊的脸。

猛然凑了过去,谁想林殊也偏偏在同一时间转过头。

完了,本来只想亲脸颊看看小殊脸红的样子,好好取笑一番。萧景琰心想。

温柔的,火热的触感,从唇上细微的神经末梢瞬间传入大脑,萧景琰愣了神,僵硬在原地,林殊却趁势加深了这个吻,不给他任何一点反应机会。

大功告成!林殊在心里默默比了个小树杈。

萧景琰永远不知道,其实在他决定凑过去的时候,嘴角翘起的弧度早已被一旁的林殊看在了眼里,而这一切,都在林殊的预谋之中。 


     2.  跟踪

金陵城里,无人不知,皇七子萧景琰与林家小少爷林殊情同兄弟,时刻形影不离。若是两人一同上了街,满街的妙龄女子尽数为之倾倒。

今日有些奇怪,林府门口那条街上的人们议论纷纷,像是碰见了什么见不得说不得的事。细细听来,原来是林家小殊今儿个出了门,破天荒头次向着靖王府方向相反的地方走去。

“你说奇不奇怪,这往日出门只往靖王府方向去的,今儿咋不去了呢?”

“保不齐这林殊看上了哪家的姑娘。”

……

不等这些人多说,林殊径直往城郊的寺庙走去,一路上倒是听了不少闲言碎语,也只当玩笑,笑笑便过。

萧景琰一人在家练功,甚是无趣,想着这小殊迟迟不来,怕是出了什么事,出了门去寻他。

谁想没走几步,便听见大街上愈传愈广还被人添油加醋的流言蜚语,心下一惊,便顺着林殊走的方向一窥究竟。

林殊自幼习武,步子也比常人迈得快,萧景琰不得不加快脚步。

不一会儿便看见了前方一抹白色的身影,便轻手轻脚跟了上去。林殊似乎察觉到了身后有人,一闪便进了一座寺庙。

庙里香火甚旺,一位老住持迎了林殊进去,约莫半刻钟,林殊手里拿着什么拜谢了老住持便离开了。

躲在庙门口的萧景琰看着林殊出来,突然窜到面前,把笑得一脸满足的林殊吓得不轻。

“你……你怎么在这儿!”林殊一脸被发现了的羞赧,脸上的红晕被萧景琰尽收眼底。

“我练功正无趣,想着你一直不来,就只好去找你。”

“那个……”

“你去庙里做什么?难不成真的如那些人所说看上了谁家的姑娘?”萧景琰看着林殊脸上尚未褪去的红色,真以为去给自己和某家的姑娘求姻缘。

“诶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说!是不是跟踪我!”林殊心下惊喊大事不好,岔开了话头。

这回轮到萧景琰无话可说憋红了脸,哼了一声,便甩手大步离开。

林殊看着又羞又气的萧景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了摇头便跟了上去。

“哎!景琰,你等等我!”

 

     3.  手指

自林殊认识萧景琰以来,他总爱牵着萧景琰的手,偷偷地在指关节之间摩挲。

萧景琰有一双胜过女子的手,指节修长分明,白肌胜雪。

靖王府内有一片隐秘之地,只有他们知道。那里种着一株红梅,每到冬至,他们都会在夜深人静之时坐在树下,静赏白雪明月。

他们彼此倚靠着,十指紧扣。林殊轻柔地抚过萧景琰指节的每一道纹路。

“小殊。”萧景琰感受到了手指上传来的热度,与这冰冷的天气格格不入。

“景琰,我一直改不了这个习惯。”虽然知道萧景琰想说什么,但手上的动作仍未停止,“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我们之间距离最近。”

未等萧景琰开口,林殊从袖口里抽出一根红绳,一端系在萧景琰的尾指上,另一端则与自己相连。

“这根红绳,是我在庙里求得的,今天交给你。”说着便把自己那一头放在萧景琰的掌心。

红绳就躺在那里,在而后的十三年里,一直系在萧景琰的心口。

 

十三年前的林殊变成了十三年后的梅长苏。直到那天,萧景琰知道了这背后一直隐藏着的真相。

当这琅琊榜首的麒麟才子进入金陵,他就发现了这个人,当他看见梅长苏以苏哲的身份参与朝政,当他知道这人放弃了太子和誉王选择了自己,当他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沿着靖王府和苏宅的地道前去造访,他发现,这个人早在自己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自从十三年前林殊战死在梅岭之中,萧景琰的心里就筑起了一道高墙,这十三年里,就连身边最信任的列战英,都只能在墙边逡巡,丝毫不能迈入一步。

但他没想到的是,梅长苏却在墙内埋下了种子,而如今,这颗种子早已生根发芽,在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天破墙而出。

那晚他匆忙驾马从芷萝宫赶往苏宅,推开苏宅的大门,想进去找梅长苏问个究竟,却被甄平挡在了外面,说宗主旧疾发作,刚服药睡下,望殿下莫扰。

心急如焚的萧景琰反复向甄平保证不会吵醒他,只是想看看是否安好。犹豫之下,甄平还是让开了一条道。

萧景琰不顾自己在风雪中被吹乱的头发和外衣,急急冲进内屋。

梅长苏披散着头发,被厚实的棉被裹得像个团子,领边的毛顺着他均匀的呼吸上下摇动。晏大夫守在床前,时刻观察他的身体状况。

见到萧景琰进来时的狼狈之相,晏大夫默默起身,想必是知道些什么,擦肩而过时对萧景琰低声说了句“照顾好他”便错身离开。

双眼紧闭,面前这让萧景琰心心念念了十三年的人,如今毫无血色地躺在那里。可能梦见了什么,梅长苏翻身时伸出双手在空气中颤抖,却被萧景琰紧紧握住。

冰冷的双手靠近自己温热的脸颊,这才有了温度。他看着这双与过去截然不同的双手,没有长期握弓持枪的老茧,没有粗糙的质感,有的只是因长期握笔写字留下的痕迹。纤细的指尖没有力量,再也无法像从前一样,驾驭战马,意气风发。

他把冰冷的手指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揉搓,给予这双手自己的温暖。

抚摸着那人的手指,似乎想描尽上面的每一条纹路。

“小殊……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你了。”

“如今,这红绳我系在你指上,若是你再次离开我,我也能寻到你。”

“小殊,这一次,别再走了,我怕。”

那天晚上,梅长苏睡得并不沉,他梦见一个人,在他的床榻前,在自己的小指上系着一根红绳,告诉自己他害怕。

而第二天清晨,他发现那条红绳正牢牢地绑在指上。

“景琰。”

 

     4.  睡颜

萧景琰患上了一种病,一种没有林殊在身边就睡不着的病。他知道这是病,得治,可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减轻丝毫。

每晚林殊都会先于他睡着,因此床的内侧永远属于林殊。

那天萧景琰又失眠了。他想着第二天林殊就要跟着林帅随军出征,这一去又不知多久才能回来。

林殊睡得安稳,胸膛顺着呼吸有节奏地起伏,紧闭的双眼使得本就生得极好的五官更加柔和,不似白日里的那般洒脱不羁,反倒有了些温柔。

萧景琰看着眼前这人,不知做了怎样的梦,眉头紧锁,似是郁结着化不开的愁绪。他伸出手,想要抚平那双剑眉,可一触及轻若游丝的睫毛,如触电一般收了回手。

他想着,要是能将这睡颜刻在脑海里,或许之后没有林殊在的日子,自己也能睡着。于是便取来纸笔,沾了墨,细细描绘着这看了多年仍旧看不腻的睡颜。

然而,萧景琰高估了自己的画技,一晚上的成果令谁也无法识出,这就是金陵城内比阳光还耀眼的少年林殊。

萧景琰也是心大,昏昏沉沉地便在林殊身旁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林殊起了大早,看着身旁这人睡得死,不忍心叫醒他,只好跨过萧景琰径直蹦下了床。谁知这刚一收拾好,林殊便看见了桌上那副惨不忍睹的画像,也不管床上那人是否还睡的正香,对着就是一阵吼。

“萧景琰!你画的是什么!等我回来我不收拾你我就不姓林!”说完就气冲冲地跟着林帅驾马远去。

可谁曾想,这一去,便再也回不来,萧景琰等了多年,也不见林殊回来收拾他。

而那副画像,也就静静地躺在盒子里,与那颗鸽子蛋一般大的珍珠一起,供在了林殊的祭台前。

那日清晨的大吼,也只能成为萧景琰脑内的回响,久久不能散去。

 

TBC。

不定期更新

评论 ( 3 )
热度 ( 54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