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原创】神夏同人。让死活下去。

让『死』活下去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无爱慕。

——《旧约·诗篇》

“我爱你,以我童年的信仰。”

陈希米曾经这样对史铁生说。

 

而如今,这句话适用于他们身上。

没错,他们深爱着彼此,却从来嘴硬不肯承认。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逝去的日子还是会逝去,留下的记忆还是会留下。那些永久刻在心底的那些话就算时间拿着世界上最锋利的刀也无法将至狠狠抹去。那人,John,一个见证过太多死亡的军医,毕竟还是会心痛的吧。

 

一切来得都毫无征兆,Sherlock到最后才肯给John打电话,告诉他被他刻意篡改过的一切。他让他相信,他只是个骗子,为了证明他有多么出色而创造出Moriaty的骗子。

可John不会相信。他一直相信那个高傲的他的室友,无论多少人在他面前诋毁他。

 

可是最后,Sherlock,全伦敦最出色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私家侦探,就这样硬生生地被夺去了呼吸。在John面前,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他的人面前。

John的世界天翻地覆。

“我们说过无数次的死,终于来了?我终于走进了你死了的日子?”

这句话那么讽刺。像一次一次插入John胸膛的利剑,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别人都说,你死了。

上帝忙完,创造了世界,就到了第七天。

到第七天,我第一次有梦,并且梦见了你。

 

Sherlock死了,真的。

但是周围的一切都有他的气息。他的风衣,他的被褥,他的那让人讨厌的一切坏脾气。

 

你说:“我死了,你还活着。”

我说:“你死了,我还活着。”

死亡是绝对的。可以被正视,却不能被理解。

有人说,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John却宁愿不去相信这种言论,对他来说,一个无神论者不信轮回的人来说,死亡即结束,没有什么开始,也没有什么来世。他只想抓住这一世的Sherlock,在仅有的生命里和他穿梭在伦敦的大街小巷,尽管生活里充满着未知的危险。可他依旧甘之如饴。

 

把自己的忧伤抱紧,不受人安慰是英勇的。

有人在诗里留下过这句话。

John无疑是英勇的。很长时间,他都是一个人。怀揣着那份难掩的痛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散步,一个人思考。无论何时,都是一个人,一个人。没有人能真正安慰他,最终都是要自己回家。像一个人来到这世界上,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一样。

 

一个人的最大好处就是无论你在干什么都可以立即停下来,停下来发呆,停下来流泪,停下来什么也不做,让这个世界自己去转。

 

三年多了,现在,你死了。

终于变得真实。不再是John一直怀疑的现实。

当初那种似要把自己淹没的痛苦早已告别了那种窒息感,它不再强烈,只是时时会撞击John的胸腔,没有征兆。或许,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并把它当做生命的一部分,Sherlock留给他的最后的东西。

 

“承认在看得见且有尽头的世界和完美的彼岸世界之间存在着种种交汇融合点。”卡夫卡曾经在《灰色的寒鸦》中这样说。

三年过去,John似乎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他明白,Sherlock与他同在,在那个奇妙的交汇融合点。

 

陈希米说:“把有限当无限活,才能活出‘永恒’的可能。要把死送走,要让‘死’活下去。”

 

因为有死,所以活在当下,因为活在当下,所以爱在当下。

 

因为太阳。它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它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它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步散烈烈朝晖之时。

 

够了。

是到了该收拾心情重新起程的时候了。

 

John这样想着。

他觉得,在这个世界里,Sherlock总会在一个地方,以往常的神情和眼神注视着他。

他知道。他一直从未走远。

 

让『死』活下去。

 

评论
热度 ( 1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