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山组】你我的莫比乌斯(7)

吃完午饭,樱井翔送大野回到面包店。周末没有课,不知道做什么的樱井翔留在了面包店里。


关于他和大野,总是有一个结始终解不开,而这个结困扰了他十多年,他觉得一定要再向大野智问个清楚,可无论他如何央求,都不会得到想要的答案,大野只是反复告诉他,不要心急,总有一天一切都会明白。


自那天知道大野面包店的地址之后,樱井翔每天早上都会绕道去店里买早饭,虽然二人对话并不多,但樱井翔心里的异样感却愈来愈强烈。即使如此,樱井翔也保持着距离,互相留了电话也只是发去“早安”“晚安”。偶尔还会在闲暇时候邀请大野智出来吃个饭喝点小酒。而每次大野智都是在樱井翔家里醒来。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半年,虽然樱井翔多次想更进一步,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像大野智这样的人,如果不打直球,迟早会离开自己。


直到有一天,樱井翔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对大野莫名的在意,而每次见到他的睡颜都有想吻下去的冲动,必须该有所行动了。大野智一旦离开,就会关掉面包店满世界写生画画,甚至连电话都会关了机换了号码。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从见到大野开始产生的第六感:“不能丢下这个人”一直催促着他,折磨着他。


放了学,告别了朋友,樱井翔径直走到面包店,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理了理衣服就冲了进去。大野智正在柜台前整理东西系,见他急匆匆冲进来,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翔君?”


“智……智君……”


“怎么了?”


樱井翔不由分说,一把揽过大野吻上了他的唇,大野愣了几秒,一把推开他。“翔君……你……你干什么!”


“抱歉……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从一见到你,我就一直觉得,我们之前一定认识,可是……可是我却无法想起以前。即使如此,我……我还是不能……不能不去爱你。”


樱井翔一口气将心中憋了很久话和盘托出,大野愣在原地,许久没有反应。


沉默,还是沉默。


“翔君……我想,这几天,我们还是不要联系了。”


 


这一次的不联系,又是八年。


八年里,大野离开了东京,随即换了号码,也很少使用手机,只有必要时和松本润联系。听说有位大师看上了大野智在街头的画作,欣赏他的风格和笔触,带着他各地巡展,而这其中,也曾执行过任务,负过伤。


而联系不到大野智的樱井翔只有疯狂学习,试图通过减少休息时间忘记大野智,忘记他软萌的笑容,忘记他低声喊着“翔君”和接吻时身上令他沉醉的香味。


四年前,已经从大学毕业一年,在NZ成为一名主播,每日西装革履出现在荧幕上,成为受人瞩目的公众人物。


一天回家路上,一个陌生男人挡住了去路。


“您是,樱井翔吧?”


樱井翔心想,又是哪个疯狂的粉丝从公司跟踪他。


“抱歉,您认错人了吧?”


“您别误会,我不是那些粉丝。”那人顿了顿,“请您跟我走一趟,我们老板想见您。”


于是樱井翔被半胁迫地带到了曾经大野智去过的大厦。跟着陌生男人上了楼,推开了一扇门,那陌生男人口中的“老板”背对着他站着,和当初见大野一样的姿态。


夜晚中灯火通明的东京夜景在那人眼前,衬得他愈加黑暗,微弱的灯光并不能让樱井看清那人,只是在偶然间看见手臂上的纹身。


记忆开始苏醒。


多年来,那段支离破碎的记忆他只记得片段,而这片段里,拥有这个纹身的男人带走了他生命中除家人外最重要的人,即使到现在,他还未曾想起那人是谁,不过,带走他的男人,却找到了。


“我需要你,包括你的人,你的智慧,当然还有你的身份。”背对樱井的人默默开口。


“要我做什么?我只是一个刚刚入行的主播。”


“加入公司,听我命令,你还是可以继续做你的主播,过你的正常生活,但定期必须来公司进行训练,有任务时我会联系你。”


“任务?有关什么?”


“你应该听说过MJ经纪公司。”


“隐约听人提起过。”


“表面是经纪公司,实际上,这是一个时间旅行者的公司,但我们是为了完成雇主的要求进行时间穿梭而存在。”


樱井对眼前这个男人充满疑惑和好奇,他想亲手揭开自己年少记忆里的那个秘密。而大野智,似乎也隶属于这个公司。


“好,我加入。”


“把他带到楼下,老样子。樱井翔,无论什么时候,不能暴露身份。”


樱井又不明所以地被人带离了办公室,跟着那男人的手下去了另一个房间。和那年的大野智一样,纹下了残缺的莫比乌斯环,不过,樱井的在左臂,少了左半部分。


 


之后的四年里,樱井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公司进行必要的训练,如今的他已不像当年,他练出了肌肉,学会了使用枪械和搏击,当然,还有如何进行时空穿梭以及这背后的物理原理。


他接过多次任务,也在磨练之中愈加成熟,从名牌大学毕业的他,聪明的头脑,快速的反应和沉着冷静的性格让他在公司中如鱼得水,得到了上司松本润的垂青。而松本润,也是看中了他这一点。


消失在樱井翔生命里八年的大野智最终被松本润召回东京。


樱井翔结束了训练走出训练室,却在走廊里碰见了大野智。当年就这样一声不吭消失在了自己生命里,而这一离开就是八年,气不过的樱井翔冲上去一把揪住大野智衣领,冲着他大喊:“你去了哪里!什么都不说就离开我!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翔君……能不能先放开我。”


樱井翔看着周围不断向他们投过异样眼光的同僚,只好放开大野智。


他找了一家咖啡厅,两个人就面对面坐着,周围尽是尴尬的气氛。


“抱歉,智君,我刚才太激动了。”樱井翔看着大野晒得黝黑,一脸疲惫,愤怒的气息瞬间被心疼取代,“你……这些年,去了哪儿?还,还好么?”


“我只是跟着一位前辈四处巡展,任务完成后就去钓鱼放松。对不起,翔君。”


“嗯……那个……”


大野智看着樱井手臂上露出的部分纹身,一脸惊讶,打断了樱井翔即将说出的话。


“翔君?你也进了这家公司?”


“啊,你说纹身啊。你走了之后,我从大学毕业,做了主播,后来被润找上让我加入公司,说起来都已经快五年了啊。这一次,你回来,还会走么?”


“呼呼呼呼,放心啦,这一次我就留在东京了,翔君还这么胆小啊。”


“还不是担心你嘛,你知不知道八年前……哎,不提也罢,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一会儿去吃饭吧,还是以前那家?”


“嗯,听翔君的。”


再度相遇,彼此都极度小心,生怕哪一天,又要再次错过。


那一句“我考虑好了”让樱井翔欣喜若狂,他觉得八年来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从那以后,大野智就搬进了樱井翔家里。


没有任务的日子里,两个人维持着正常的工作,在彼此的怀里醒来,分享一个早安吻,然后一起洗漱,吃早饭。大野智为樱井翔搭配好衣服,系好领带,说着“翔君工作加油哦”随即得到樱井翔的一个吻作为回应,软软地笑着送他离开,然后收拾画具满城闲逛写生。傍晚做好饭等樱井翔下班回家,吃过晚饭后牵着手在家附近散步,聊着一天的工作和见闻。洗漱之后又在彼此的怀里感受对方的温度说着“晚安”陷入沉睡。


这样安定温馨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五年。


但一通电话,却改变了这样的生活。


——————————————————


多天未更,多更一点。


这两天可能会断断续续更新了。


快到关键点了!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