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山组】你我的莫比乌斯(5)

八年的时间很快过去,在此期间,大野智没有跨出过基地一步,外面的世界只能通过训练员提供的信息去了解。他曾经居住的地方也因为城市建设不得不进行改造,家人也不知道搬到什么地方,当然还有隔壁的樱井一家。

十八岁生日那天,一向不会提要求的大野智突然找到消失了很久的二宫和也,请求他让自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两天后,二宫解除了大野智的禁令,这是大野智十年来第一次离开这里。二宫给了他不少钱,也拿了手机给他,出了事可以直接打电话。

大野智决定回自己出生的地方。

基地离自己家并不远,仅半小时的车程就能到达。当他时隔多年踏上这片土地之时,所有被他雪藏的记忆都逐渐复苏,因为时间太久,记忆的突然喷涌只让他的心一阵绞痛,但是此时的他,已经不会流泪。

穿过交错的小巷,终于到了他熟悉的地方,一切都没变,但当他敲开熟悉的门,却发现迎接他的是未曾见过的陌生人。

“您好,请问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呢?还有隔壁那家人。”

“早就已经搬走啦,都离开三四年了。隔壁樱井家也是同时搬走的,听说是回了东京。”

离开后,大野智给二宫打了电话,拜托他去打听自己家人和樱井翔的下落,二宫一口答应下来。

那天下午,他一个人走在街头,十年间,城市的变化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这样的生活,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迷茫之下,他想起了相叶两年前留给他的一封信,让他离开基地之后再打开,两年来,他一直把这封信带在身上。于是他找了河边的长椅坐下,打开那封长长的信,相叶的字体如这个人一样,纯真善良,时刻充满着朝气。

“O酱:

    记得那年带你去天文台,当时我问你,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生活吗,你一直没有给我答案,但是我找到了我想过的生活。

    ……

    基地的生活不适合我,我并不好斗,时间旅行者需要完成任务,但是有些任务太残忍,我根本无法让自己接受,所以,我决定回千叶老家,接管家里的桂花楼。

    ……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想,这里就是你的家,地址在信的背面,当然还有我的电话。

                                             相叶雅纪”

大野智看到信的背面有一排小字,于是他拨通了相叶的电话,很快相叶的声音就从听筒另一端传来。

他告诉相叶自己已经离开基地,现在无家可归,只能去投奔相叶。

一小时后,大野智出现在地铁口,相叶大老远就看见那个猫背的小小身影,大喊着“O酱”就冲了过去把大野智抱个满怀。

松开怀抱,相叶拉着大野智就往自家店跑,幸好地铁站离桂花楼并不远,跑步几分钟就到了大门口。

“进来吧。饿了吗?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你先坐一会,马上就来!”相叶把大野智推向角落,在那里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知道大野智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坐着。

相叶在做饭的空当,二宫打听到了大野智家人和樱井翔的消息,意外的是,大野智的母亲三年前因病去世,因为大野智的意外失踪,她一直独自生活,去世那天,手里一直攥着大野智小时候的照片,眼角满是泪痕。

后来,樱井一家将她葬在不远处的公墓,每年祭日,他们都会回到这里,以朋友的身份为她扫墓。

相叶端着做好的麻婆豆腐放在他面前,看着泪眼婆娑的大野智手足无措,只能坐在旁边,揽过他的肩默默安慰。

“相叶桑……”

“我母亲她……去世了……”

啜泣声从相叶的怀里传出,带着模糊不清的鼻音“我打算明天去看看她。”

“好,明天我陪你去。”

就这样,大野智顶着发红的眼圈在相叶的店里安顿下来。第二天清晨,他悄悄离开了桂花楼,只留下了一张字条,告诉相叶自己去扫墓,让他不要担心。

他一个人站在母亲的墓前。因为樱井一家的清扫,墓碑并没有覆上多少灰尘,旁边还放着几束花,显然有人不久前才来过。

大野智在那里伫立了许久,直到夕阳消失殆尽。

 

从那以后,大野智去了东京,那个有樱井翔的城市。

那次分别之前樱井翔带给他的面包让他萌生了开面包店的想法,他找二宫借了点钱,租下了市中心附近的一个商铺,每个月在市区各个地区流动给别人画画赚钱付房租。

一向只在风景区、公园等地摆摊画画的大野智那天突然想去学校附近,想着大学生们给倾慕已久之人送画是件挺不错的事情,说不定成功率还会高不少。

果真如他所想,那天大野的画受到不少大学生的追捧,软萌的他更是吸引了不少女生,甚至有大胆的女生向他告白。但是最后大野智只是笑笑,委婉地拒绝了。

夕阳西斜,不少学生都离开了学校,大野智见状开始收拾周围的画具。当他从一堆颜料中抬头,猛然发现一个让他日思夜想了数十年的身影。

那人发现了路边正看着自己的大野智,一脸好奇向他走过去,看了看周围仍然散落的颜料,意识到是个画家。

大野智面对这个人,十多年未见让他手足无措,收拾东西的手也有些颤抖,叠好的颜料也因为抖动纷纷掉落。

“需要帮忙吗?”那人的嗓音磁性温柔,大野智瞬间慌了神。

“不……不用了……谢……谢谢。”说着又抖掉了几罐颜料。

那人轻轻地笑了,蹲下身来帮着收拾画具,慌乱之间碰到了大野智的手,那人突然握住,又被大野智挣脱。

“那个……对不起,我只是……情不自禁想触碰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没事。”

在那人的帮助下画具很快就收拾整齐。大野智起身,准备离开。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我叫樱井翔。”

“大野智。今天谢谢你。”

随后大野智匆忙逃离了那里,直到跑回店里整颗心也久久不能平静。手掌仍残留着他的温度,脑海里满是他温暖的笑容和好听的声音。今天樱井翔的异常表现让大野智从不能平复的激动心情中瞬间清醒:樱井翔失忆了!

很多天后,大野智还是不能理解,到底是有人在背后动了手脚,还是真的如那句话所说“时间会抹去一切”。但他不知道的是,那天他匆忙离开的背影被樱井翔全部看在眼里,嘴角却不经意间上扬着弧度。

 ————————————————

明日上课前的最后一次短更。

看到满满的课表我已经无力,更何况还要迎新。

我会尽力更新的,保证不会坑!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