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山组】你我的莫比乌斯(4)

大野智醒来的第二天,带走他的男人将他交给一个叫做二宫和也的小个子,那人看起来比实际年岁小了不少,内心却住着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那人叮嘱了二宫几句话,就开着车扬长而去,把大野智甩给了二宫。

“这家伙就知道往我这边丢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真当我这里是收养所了。”二宫自顾自小声嘀咕,让大野智觉得这个人身后藏着的尖尾巴都快显露出来。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好,我叫二宫和也,以后就是你的负责人了,他有没有告诉你之后要做什么?”

“我叫大野智。他没有告诉我任何事情。”

“这家伙真是,就只知道当甩手掌柜,什么事情都交给我做!大野桑,你呢,以后就留在这里,”二宫指了指面前这一栋现代建筑,楼层不高,带有一种超越现实的未来感,“在这儿你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定期我们也会安排老师培训基础课程,如果有什么需求,可以随时找我。”

“我留在这里,是因为一个人。我想问,我有离开的权利吗?”

“这个……暂时不能离开,不过时机到了,自然会告诉你,你只需要安心留在这里,其他的都不用你担心。”

 

从那天起,大野智把自己的生活都丢在了这个被二宫戏称为收养所的地方,他请求二宫把走廊尽头的房间留给自己,这样可以不受打扰,尽情画画创作。

因为性格孤僻,很少有人愿意和他搭话。没有固定课程的清晨,他都会睡到自然醒,默默走出房门看看外面的风景,然后把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太阳落山,一个人慢悠悠地去吃晚饭,绕着花园走上半个小时,当繁星布满天空之时,又望着天空慢慢走回房间。

那些一个人的日子里,他的画布上只有周围的景象,当然,还有记忆中的樱井翔。他时常会想,被另一个人带走的樱井翔会遇到什么,他会不会还记得自己,记得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每每想到他,大野智总会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把整个人都埋在被窝里啜泣。

大野智十岁生日那天,也就是来到这里整整两年的那天,一个和樱井翔同样年岁的男孩子住在了他的隔壁。

那孩子生得眉清目秀,眉眼间都是一股灵气,随时上扬的嘴角和带着笑意的双眸让大野智很快就记住了这个名字和相貌同样清秀的孩子:相叶雅纪。

半年后,所有住在“收养所”里的孩子们参加了一次选拔,从体力、心理、智力等多方面对他们进行全方位考察,最终选出10人参加特殊训练。而大野智和相叶雅纪因出色的表现成为了十人特别训练组的一员。

为他们准备的培训方案除了之前的基础课程,另增加了枪械原理等理论课程和格斗、射击等实践课程,避免知识断层,在课程的设置上根据个人情况制定了单独的培训计划,以便尽快将他们培养成为合格的时空旅行者。

很多时候,被课程紧逼的大野智无法抽出时间让自己进入艺术的世界,取得内心仅有的一点平静,他只能和相叶雅纪聊聊天。

结束了一整天的课程之后,大野智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台阶上,看着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漫过天际,黄昏总会让人想起旧事,即使时间过去了多年,他还是会时常想起过去。

这里的生活让他与世隔绝,不知道母亲身体是否康健,也不知道樱井翔现在长成了什么样子,他只能凭借着过去的印象去猜测,可毕竟记忆总是会被时间抹去,即使拼命地想去记住,最终那个人的音容笑貌依旧会模糊。

“O酱!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相叶雅纪大老远就看见大野智一个人默默看着夕阳,隔着老远就对他大喊。

“今天真的太累了,只是想坐着休息会儿。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在练习射击吗?听说你这两次训练成果都不理想。”

“不想练啦,太累了,所以就偷偷溜出来啦!刚好看见你在这里,就来找你玩儿!”

“你不怕被先生抓住啊,赶紧回去!”

“抓住又怎样,大不了回去接管我家的桂花楼。O酱,我做的麻婆豆腐可好吃了,下次带你去我家吃!”

大野智叹了口气,现在的他们要想离开这里,谈何容易,除非退出。但他却不能离开,因为一旦选择了退出,也就将两个人的生命交给子弹。

“怎么了?O酱不舒服吗?”

“没事,只是觉得,我们离开这里谈何容易。”

“不用担心,之前先生不是说过只要主动申请退出,上面就会放我们离开吗?”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无论如何我是不能离开这里的,有些事情太复杂,你可能,不太能理解。”

“我这个人比较笨,想问题也很简单,但我觉得简单并不是一件坏事啊!O酱不要想太多啦!别苦恼了,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相叶雅纪兴冲冲拉着大野智跑到这片地区最高的地方,那是一个已经废旧了的天文台,很少有人来这里。虽然废弃多年,但那个高倍天文望远镜依旧可以使用,只不过看到的星体有一层模糊的光影。

“O酱,这里很少有人知道哦,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看星星。”说着相叶雅纪拉过大野智,让他弯下腰从望远镜里看遥远天际里的星体。

那些散发着清幽光芒的星体,处于壮年期的主序恒星,在夜空中格外明亮,而在光芒闪耀的背后,能量消耗也因亮度的增加而不断加剧,而那些走完整个生命历程的恒星,在数亿年的时间里逐渐冷却,在它的内部,不再有任何反应。

可无论如何,这些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天体,它们的光穿过漫长的空间和时间之海,最后映入眼里,让大野智觉得,他不过是漫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苦和累于整个宇宙来说,微乎其微。

即使望远镜并不能满足天体探测,但在短短时间里看到的星际彻底让大野智冷静下来,一切的烦躁与无奈,都随之消失。

人的生命,对于宇宙来说,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对于人自身来说,生命重于一切。

“谢谢你,相叶桑。”

————————————————

一次短更。

五子全部上场完毕!

明天开学,尽量隔几天更一次。

如有bug请在评论区提出来!THX

评论 ( 1 )
热度 ( 9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