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山组】你我的莫比乌斯(3)

洗干净手的大野智嚼着面包,侧着头看向那个脸颊鼓鼓囊囊依旧喋喋不休的樱井翔,他急于跟远离人群的大野智分享一天的经历,只是想把自己的快乐也传递给他。


“小翔,你不觉得今天有点不对劲吗?”


“没有啊……唔……我觉得挺正常的。智你太敏感啦。”


“我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但是有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一整天心里都闷闷的。”大野智一向敏感,平时都是樱井翔主动拉他的手,然而今天,他却一反常态,伸出手去,让樱井翔小小的手心包裹在自己的手里。


“怎么了?”樱井翔牵着大野智主动递过来的手,却觉得奇怪。


大野智只是握紧了那双手,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只是晃了个神,樱井翔发现自己肩头多了只手,直到很多年后,他仍然记得覆盖在自己肩头的温度,冰冷砭骨,像刺刀直入。


下意识回头,一个蒙面男子拼命按住自己,而另一个则死死地将大野智禁锢在怀里,一边与自己背后的男人交手,同时逼着大野智挣脱樱井翔的手,即使两人都奋力抓住对方,但并不能阻挡那两个成年男人的拖拽。


就在即将被拉扯开的一瞬间,樱井翔发现了带走大野智那个男人的手臂上露出了一截纹身,仅仅只是一个角落,却让他记了一生。


那是一个无穷的符号,彼此交缠,找不到起点和终点。


“智……唔……”他只发出了第一个音节就被自己身后的人捂住了嘴,用最快的速度带离了之前他们站立的地方。直到身后的人确定另外那个蒙面人不会追上来,他才放开了怀里小小的樱井翔。


被放开的樱井翔冲着男人大吼:“这里是哪儿!你到底是谁!”


“这里是离你家最近的仓库,至于我是谁,你没有必要知道。”男人磁性的声音若是在平时,一定是樱井翔从小向往的声音,而如今却让他不寒而栗。


“那智呢?智去哪儿了!”


“你说那个小孩儿啊,我也不知道,只是那个人想要把你们都带走,我只能救走一个人,抱歉。”


“他想干什么!为什么要带走智!还有,你怎么知道他会来找我们?你……”


“小孩子问这么多会被人讨厌的哦,其他的恕我无法跟你讲,我只能告诉你,等你再一次见到你心心念念的智,你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露出了眉眼的男人尽力用温和的眼神看着他,上扬的剑眉,明亮的双眼,让樱井翔的眼皮莫名地重,很快他就陷入了深睡眠中,男人将他放在樱井家门口的台阶上,轻轻在耳边说了一句“保重”就离开了。


而另一边,同样被陌生男子带走的智相反却异常平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丝毫没有反应。


“从今以后,你不能再回到之前的地方,我会让你忘了一切,以后的日子,一切都要听我的安排。”


“为什么?”必须要让自己忘记过去,对眼前这个陌生男人言听计从,大野智没有过多表现。


“没有为什么,如果你想要保命,就乖乖服从,哼,不然你和另外那个小子,都得死。”那人冷笑了一声,又低声骂着,“该死的,又来坏事。”


从那人嘴里听到樱井翔,心想,看来这个软肋是逃不过了。只得苦笑一声,“好吧,我听你的,不过你得确保那孩子的安全。”


“只要你服从我的指令,我向你保证他的安全。”


“好。”话音刚落,大野智头歪向一侧,陷入沉睡。


 


樱井翔醒来发现躺在自家床上,午后的阳光穿过纱帘直射入房间,睡了一觉感觉头异常重,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对于昨天的事情,他只记得自己一边吃着面包一边回了家,家里人见他很晚都不回来,出门去找发现自己在自家台阶上睡着了。


“醒啦?快去吃点东西吧,现在一定很饿了,给你做了最爱的荞麦面。”


“嗯,妈妈先出去吧,我去换衣服。”


餐桌上,樱井翔一个人埋头吃饭,早已吃过中午饭的爸妈坐在客厅里聊着什么。樱井翔只能隐约听到几句话。


“隔壁大野家的孩子听说失踪了,大野妈妈特别着急,一直在找孩子的下落。”樱井妈妈转过身,“小翔,你跟阿智一个学校,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正吃着面的樱井翔摇了摇头,嘀咕着“大野……智?谁啊?”


那天下午,樱井翔跟着自家母亲带着大野妈妈去了附近的警局,毕竟两家人彼此熟知,樱井翔又和大野智在同一所学校,警察自然分别做了笔录,并承诺只要有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


可无论自家母亲怎样描述曾经他们在一起玩耍学习的日子,他都无法想起那个曾经在他生命里占据了重要位置的大野智,这一部分记忆的丢失,像是否定了过去的存在,他不知道该去逼着自己想起那个人,还是放任自流,不再回头。


这奇怪的现象并未发生在大野智身上,他仍然记得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当然也记得和樱井翔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而如今,他只是砧板上的鱼,不过悬在头上的那把刀不会那么快落下。


————————————————————


主角上线。时间线上线。


即将开学,下一章不知道啥时候更新。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