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原创】【微小说】蚁生

蚁生

你是否不懈努力却被人看低

你是否痛彻心扉却被人遗忘

你是否在梦想和现实面前

对自己撒了一次谎

你是否在孤单寂寞的夜里

才学会成长

 

终于入秋了。

烈日炙烤着大地,每个地方都泛着水汽的时节开始远离。

蚁仍在寻找食物,替还在洞穴里的伙伴储存过冬食粮。漫无目的,只知道向着以洞穴为中心的圆以外扩散。

抬头看了看天空,虽说已入秋,太阳仍是那么刺眼,撕咬着每一个眼球细胞。

蚁顾不得灼烧在身上的热度,冲向最有可能寻找到食物的草丛,老工蚁告诉它人们喜欢向草丛里丢弃不要的食物碎屑,以免被其他人发现而惨遭白眼。

 

很快,它发现了一堆绿色的不规则的庞然大物,乍一看像是一片蜷曲的树叶。它伸出自己的触须,极力想获取这东西的有关信息,可是,它却没发现任何动静。

“嘿!”它向那东西大喊一声。

等待它的还是那片寂静,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久久不见动静,它只好转身完成它寻找食物的任务。

但是,当它迈出了离开的第一步时,却发现那东西有了些许动静,它甚至接收到了一些微弱的信息。

“你……快救……救……我……”

来不及反应,它快步接近那东西,接下来获取到的就是一连串完整的信息。

“痛苦!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你是谁?”

“你来做什么的?”

“我又是谁?”

……

蚁来不及处理这些消息,匆匆忙忙跑回自己的营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德高望重的老工蚁。老工蚁告诉它,这是蝶蛹,等到明年春天,它就会蜕变成美丽的蝴蝶,这段时间是它最痛苦的时期。

得知这消息,它又顺着之前的道路顺利找到了蝶蛹。越靠近蝶蛹,它接收的信息越多,直到最后蝶蛹筋疲力尽,脑中的信息又恢复了空白。

“嘿!”它再次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所幸这次得到了蝶蛹的回复:“嘿!你是谁?”

“蚁,一只工蚁,住在离这儿不远的洞穴里,你呢?”

“我不知道……”

“听老工蚁说,你是蝶蛹,等到明年春天就能变成蝴蝶了。好羡慕你,能有一双绚丽的翅膀,可以飞去更远的地方。”蚁想象着明年这只蝴蝶翩然而飞的身影,不禁感叹。

“我没有什么值得羡慕的,现在缠着我的只有痛苦,我快……无法喘息了。”蚁似乎听见了蝶蛹若有若无的喘气声。

“我能帮你什么吗?好像我也没办法与你感同身受。”

蝶蛹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沉默。只有沉默。

过了很久,蝉蛹才挤出了两个字。

“不能。”

 

很快,黄昏也消失在不远的天边,寒意伴随着夜晚降临,蚁打了个哆嗦,蝉蛹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你回去吧,天黑了。”

“明天我再来陪你。”蚁撂下了这句话就快步奔回洞穴。

当晚,蚁彻夜未眠,洞穴深入地下,它无法看到外面的天空,无法看到它梦寐以求的星空。在童年的回忆里,星空只存在于年长之人的口中,从来没有机会一窥究竟。

寂静之中,想着那蝉蛹会不会也感觉得到寒冷,会不会也会像它一样有着窥视银河一角的渴望。

清晨的阳光顺着洞口撒入,蚁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而今天它只想着去看看蝉蛹。

那蝉蛹还在原地,似乎连一毫米都没有移动,像时光静止了一般。

“昨天晚上你怎么样?会不会感觉到冷?”

“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你能看见外面的世界吗?”

“我有一层厚厚的茧,里面是一片黑暗,我只能听见声音,却没办法看见任何东西。”

想着蝶蛹要这样在黑暗中度过近半年时间,蚁心里顿生一种悲凉。

“那就让我当你的眼睛,给你讲外面的世界,等你蜕化成蝶,就可以去更远的地方,看更广阔的世界。”

蝉蛹以沉默回应。

 

从那以后,蚁每一天都会让自己走更远的路,不仅是为了找寻更多食物,更多的是为了给蝶蛹讲述更多纷繁的事物,让它在黑暗里的修炼不会太痛苦太寂寞。

从清晨挂着露珠折射数道太阳光线的青草,到蜜蜂短暂停留的太阳花;从坚不可摧的巨石,到波光粼粼的小溪;从深秋逐渐生出金黄叶片的银杏树,到冬日里覆雪凌霜的腊梅;从变幻莫测的云朵,到滴落在石板上发出清冽滴答声的雨滴……

蚁的生活也因为蝶蛹充满挑战,更远的世界,意味着更多的未知,更多的危险,甚至有一次差点坠入溪流中,所幸一条锦鲤衔了一片刚落下的银杏叶接住了它,才不至于随溪流飘远。

锦鲤好奇一只工蚁竟然能走这么远,向它询问了事情缘由,推它所乘的银杏叶游到不远的溪水下游。在那里蚁认识了新朋友,看见了从未见过的碧竹、青松……趁着天色尚早,锦鲤又将它送回了来的地方。蚁道了谢,便匆匆赶回蝶蛹身边,讲述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蚁讲得正入迷,蝶蛹的声音打断了它。

“明年春天,可不可以带我去见见你的那些朋友?”

“当然可以,那时就让你带我飞上空中,乘那片银杏小舟。”蚁半开玩笑地希望蝶能带它离开地面,享受乘风的感觉,但是它知道,蚁终究只能行于地面。

 

因为有蚁的陪伴,这个冬天,蝶蛹过得并不寂寞,它每天都在想象着蚁给它讲的那些故事。它没有告诉蚁的是,它在渴望一片星空,黑暗中闪着光芒的银河。

很快,春芽破土而出,整个世界弥漫着青草新生的香气。

世界在复苏,而蝶也即将迎来新生。

 

立春的那天,蚁像往常一样来到蝶蛹所在地,却发现它再也无法接收到任何信息,无论它怎样大叫,脑内的信息都是空白一片。

它上前仔细一看,却发现原地空有一层茧,却不见蝶的身影。

突然一想,今天是立春,已经到了蝶破蛹而出的时刻。

“嘿!”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叫喊。

蚁转过身,发现一只拥有湛蓝色翅膀的蝴蝶站在它面前,歪着头正微笑着看着它。

“你怎么样?”

“嗯。很好,只不过还在羽化中,暂时还不能飞。”

“那个……今天晚上,我想看一次星空,从小我就梦想着能看看那片天闪烁着星星是什么样子,能陪我吗?”

“没问题,这不仅是你的愿望,也是我的,总觉得会和蛹里的黑暗完全不一样。”

于是那天晚上,它们坐在蚁之前发现的一块巨石上,静静地抬头看着那片绚烂。

群星闪烁,银河煊然。穿越过几万光年甚至几百万光年而来的光,映射在它们的“眼睛”里,绽出绚烂的色彩。

一帧一帧,像老电影一样,放着它们过去相处的时时刻刻,和着那些闪光点。蚁渐渐失去意识,从巨石上翻涌下去。

蝶不顾自己尚未羽化的翅膀,飞上前去,竟然发现自己能够控制住这双在夜空下甚至泛着银色的翅膀,用身体接住了蚁。

停在蛹旁,蝶把蚁放了下来,蚁在凝视之中恢复了意识。

“你知道的,工蚁只有不到半年的寿命,或许很快,我就会埋入土中,和那些老工蚁一样。”

仍然只有沉默。相对无言。

“很高兴认识你,很幸运能在最黑暗的时候遇见你,遇见一个勇敢、执着的你。”蝶望着夜空开了口。

“看来我是无法离开地面飞往空中了,真的很想看看地面是什么样子。”

“别放弃,你会看见的!”

……

 

可是,蚁最终还是没能看见从空中俯视的地面。那夜,蚁在星空的笼罩下断了呼吸,也断了它与蝶的羁绊。

蝶在蚁的最后时刻一直陪伴着它,最后,它载着蚁飞离了那个蛹,尽可能地飞向星空,送蚁的灵魂归入黑暗。

直到清晨太阳第一丝光芒洒向大地。

蝶才飞回蛹,将蚁放入蛹中,也把过去的记忆放了进去。它带着蛹去找曾经救了蚁的锦鲤,请求它将蛹推向更远的地方。

 

水汽漫漫,那蛹在银杏叶上顺着溪流飘走。

蝶看着蛹最后坠入了陡坡造成的小瀑布,唱着那首还未唱完的歌。


你是否不懈努力却被人看低

你是否痛彻心扉却被人遗忘

你是否在梦想和现实面前

对自己撒了一次谎

你是否在孤单寂寞的夜里

才学会成长

 

你是否离乡背井却无家可归

你是否找到一份理想却留下了眼泪

你是否在爱情和朋友之间

对自己撒了一把盐

你是否在和青春说再见时

才学会成长


评论
热度 ( 2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