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贾尼。包策。鼠猫。斯莉。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包策】【神话AU】天上人间(5)

  • 案子破了,神话设定嘛,所以猜得到是什么作祟

  • 包策的第一颗糖来了

  • 这颗糖又是一个伏笔


说回雷部正神和文曲星君,二仙自领命下凡,便在商议如何处理此事。文曲星君并非行管刑法的正神,雷部正神及其部下承担了寻找作祟妖孽藏身之所并将其绳之以法的重担,文曲星君则继续寻找线索,为最后的审查与定罪提供证据。


趁着此时孩子们已经从高烧中解脱,渐渐沉入梦乡,文曲星君选择了继小公孙后第一个落水的孩子,企图从他的意识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当灵力尚未抵达意识深处,混乱的记忆碎片如潮水般涌来,杂乱无章且破碎不堪,那孩子把想象中的鬼怪都映入了记忆中,导致文曲星君在他的意识里看见了各类奇怪甚至有些匪夷所思的“怪物”。他只好从那孩子的意识中收回灵力。


尝试着进入剩下九个孩子的意识,文曲星君发现这些孩子的意识与此前并无二致,都在受到了巨大惊吓且被妖孽控制了意识后解构了记忆。


无奈之下,文曲星君只好选择仅剩的最后一人,即最先落水的公孙策。但此举风险极大,文曲星君对此犹豫了许久。


当他还是道人模样之时就曾告诉公孙真,这孩子体弱易受寒气侵袭,其原因在于他比常人少了一魄,而当外界意识强行进入,他的魂魄则会吸收其来填补缺失的部分,而进入者会被这种强大的力量撕裂,最后成为无法醒来的活死人。


为了寻找线索,文曲星君顾不得那许多,决定放手一搏。他调用自己所拥有的最大灵力,缓缓注入小公孙的意识。进入的瞬间,小公孙的表情有了微妙变化,内生意识似乎明白文曲星君想要寻找些什么,竟有目标地引导他看清了黑烟中妖孽的真身。


得到需要的线索后,引导他的意识却突然一个反扑,死死控住灵力不让其撤出,随着灵力撤退的力量加强,意识所产生的拉力也愈强。文曲星君不想伤害小公孙的意识,用尽最后一丝灵力念出一句诗: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那股意识产生的拉力陡然消失,与文曲星君的灵力化作两股绳松松打了个结便让其撤出了。


此时文曲星君已无法动用灵力,需静养数日方可恢复。


说回雷部正神,接到文曲星君的消息,正神命其部下即刻动身搜遍了庐州城内所有水域,最终在湖心小岛的巨石下找到了老巢。


这群未修炼成形的妖孽只有两种状态,水中分散的灵体和陆上飘浮的黑烟。据说天庭的天书阁中对此类妖孽并无详细记载,甚至连名字也没有,看来这是近些时日才活跃的小妖。


一番调查后发现,他们居住在不见天日的深水之中,以孩童的笑声和意识为食。它们从不知七情六欲,不知五感,孩童的笑声中蕴藏着新生的力量,这股力量能被它们所吸收,从而转化为自身修为。


此前它们并不出现在庐州城的水域内,只因先前吃掉了离庐州城不远一山村中大多孩子的笑声和意识。因缺少救命的方子,几乎所有孩子最后都失去了意识,大脑也无法控制身体,短短数天便断了呼吸。此举给山村的人们带来了恐慌,不少村民都带着自家孩子逃离他们世代居住的地方。由于缺少了食物来源,它们便看中了人口众多的庐州城,移居到了湖心岛的巨石下,而前些天落水的孩子就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成为了他们的食物。


若各位看官还记得小包拯与小公孙的第一次见面,则会发现,走向湖心突然不受控制的小公孙正是被这类妖孽所控。


雷部正神押解了这群妖孽,天帝一纸诏书下发,将它们的灵体打散,沉入湖底。从此,天书阁里增添了有关它们的信息,人间少了一脉兴风作浪的邪妖。


第二日,公孙真的案头多出了一封信,信中将此妖特性及作案过程原因尽数写清,落款处只有一幅太极图案。公孙真想,或许是那道人在暗中替他们解决了事端,便派人将此信内容公之于众。此后便再无孩童无端落水,庐州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看到此处,各位看官可能会问,故事的主角小包拯去了哪里?实际上,这几日他被包夫人关在家中整理药材,其他大多闲暇时候一边挂念着小公孙,一边睡大觉。


小包拯被包夫人关在家中的这十日,庐州城经历了妖孽陆续卷走孩子、文曲星君借灵力搜集信息、雷部正神押解妖孽归案、公孙真告示全城百姓真相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在这十日里,小公孙也在为小包拯而担忧,每日都写信派府里的小厮送到包家药铺小包拯手中。二人一来一往交换了数十封信件,信中内容虽不多,只是寥寥数句,无一不是真情流露。


待到第十一日,小包拯终于被包夫人解除了禁令,允许他在规定的时间内自由出行,但出行前必须向包夫人报备即将去的地方。


得到赦令,小包拯决心去公孙府探望许久未见的小公孙。但他走到府门却突然停住了脚步,他不知该以何种理由踏入府门。


当他在府门前思来想去,正准备出门去找他的小公孙将他从思索中拽离。


“嘿,包子!想什么呢?”


“阿策你怎么出来了?这几日知府大人不是让你在府中静养吗?”


“我并无大碍,修养几日就好了,倒是你,怎么在府门站了这么久也不进去?”


小包拯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飞快地从小公孙身旁跑开,随后留下一串余音在空中回荡。


“阿策,我一会儿来找你!”


小公孙无奈,摇了摇头便折回了府,心想这人真是来去风风火火,也不知道沉稳一点。


从公孙府离开,小包拯直奔城南的九元观。


前一日清晨,九元观里,文曲星君化身的道人正用红线编成一条细链,随后又缓缓注入灵力,让这红绳能识别危险,保佑其拥有者远离邪物。


编制完成后,文曲星君将此物交给观内德高望重的老道士,嘱咐道:“若是有眉间有一月牙状胎记的孩子前来求取信物,务必将此红绳交与他。”


“谨遵星君嘱托。”那老道士接过红绳,将之置于一绣有竹与鹤的荷包。


跑到九元观,小包拯兴致冲冲地理了理跑得凌乱的衣物与发髻,又让自己平复了呼吸才走入观里。


九元观是庐州城内最大的道教宫观,平日里不少百姓前来祈福朝拜。虽然观内道人不多,但一切都井井有条,如需帮助,则可请教观内任一道士。


观内那老道士从小包拯入观便注意到了他,发现这孩子果真如文曲星君所说,眉间有一月牙状胎记,也不知这孩子是为何而来。


思虑间,小包拯已经站在了那老道士面前。


老道士微笑地看着面前这孩子,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笑出了声。


“贫道这里有小善人所需之物。”便从袖中掏出了绣着竹与鹤的荷包递给小包拯。小包拯未有疑惑,急急道了谢便跑出了九元观,直奔公孙府。


从九元观赶去公孙府的途中,小包拯偶然瞥见路边有一大娘正推车卖着自制的绿豆糕,想着这日子虽不及夏日的暑气蒸蒸,却仍旧存了些热气,这绿豆糕冰凉爽口,正能消暑,他便提了两包绿豆糕继续赶路。


给他开门的正是小公孙,此时公孙真正在府衙内处理事务,小桃陪着公孙夫人给小公孙寻些合适的布料裁剪秋季衣物,二人便从书房里搬来座椅,踩着就上了花园内一处高墙,坐在墙沿处,将腿悬在墙外。


小包拯将捆绑两包绿豆糕的绳索解开,又撕开一包的油皮纸,小心捧着递到小公孙面前。


“这是我在来得路上发现的,想着这几日你在府里不能上街,就给你带了些吃食。这是那大娘自家做的,现在还冰着呢。”


小公孙从油皮纸包着的那堆绿豆糕中轻轻拿起一块放入嘴中细细品着,清爽香滑的触感瞬间击中了他。即使身为府尹公子,平日里竟未曾尝过此等绝妙味道,而这味道让他的童年有了小包拯的身影和绿豆的清香。


二人相处的时光莫名短暂,落日的余晖洒在身上,映出绚烂的橙红色,地面的阴影可见高墙上两个少年并排而坐。他们靠得很近,近得都能分享彼此的呼吸和体温。夕阳无限好,可他们却从不惋惜近黄昏,因为少年不识愁滋味,也并未为赋新词强说愁。


“阿策……”


听见小包拯叫自己的名字,小公孙转过头一脸狐疑。便见小包拯从怀中掏出他在九元观中老道士交给他的荷包,摊开自己的手掌,取出荷包中的那根红绳。


夕阳尚未尽数消失,仅存的金光映在红绳上,似有生命般,那红绳竟在夕阳的映衬下发出淡淡的金色。


“这是我在九元观里求得的红绳。老道士告诉我,戴着这根红绳就能保佑你不受邪物侵害……我担心,上一次的事件会再次重演,我不想……再眼睁睁看着而无所作为。”


那次落水事件让小包拯平生首次感到恐惧,即使面前这人忘记了一切,成为一介凡人重新开始,但他不想再让他遭受苦难,因为他,值得这世间一切美好。


那十日里的来信让小公孙清晰地感受到自他落水后小包拯的内心情绪,他将这一切的后果都视作自己的过失,他后悔、懊恼,满怀歉意。但他以为,小包拯此举仅仅是作为这件事的补偿和对自己的歉意,他不知道的是,原来彼此之间有着更深的羁绊。


在最后一丝夕阳消散之时,小包拯拉过小公孙的左手,将红绳仔仔细细地套在手腕,再紧紧打上结。


“若你有危险,我会感知到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就像这根红绳。”


TBC.

————————————————————

PS:接下来要进入第二个案子了...我会把整个文写成聊斋的感觉我觉得2333另外这篇伏笔特别多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