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贾尼。包策。鼠猫。斯莉。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包策】【神话AU】天上人间(3)

  • 大家新年快乐啊

  • 本来打算更番外来着,发现不知道写啥所以还是发正文吧2333


今日是公孙真例行巡城的日子,每月他都会抽出几天时间走遍庐州城的大街小巷,发现百姓生活中的问题,加以总结并给出具体合理的解决措施。而每次他都会带着公孙策,美其名曰“长见识”,实则将公孙策交给一品居的掌柜、典当行的夫人或香铺的制香姑娘,自己一个人跑去瞎转悠。这一次小公孙对在哪儿消磨时间有了自己的打算。


“爹爹,我想去城东南街看看,每次爹爹都把我放在北街,南街还没去过呢。”


公孙真笑开了,一把牵过儿子,答应了他的请求。小公孙一副计划通的样子,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比了个小树杈。


药铺的掌柜是包令仪的夫人,因包令仪在京城为官,包夫人就在家乡庐州开起了药铺。十多年前,公孙真与包令仪上京赶考,若不是公孙真为包令仪垫付了住店的费用,那年包令仪是无缘科考的,而二人就因此结下了十多年的缘分。


“公孙大人,别来无恙啊,您这是来买药材还是?”包夫人大老远就瞅见了父子二人,“小公子都这么大啦,跟我家那傻儿子应该同岁吧。”


“包夫人安好,犬子年方五岁,今天只是带他来南街走走,并无要事。”


“这下说来我家傻儿子还略大些,他单名一个拯字,今年仲夏就满六岁了。公孙大人若要巡街,可将小公子留在我这药铺,他与我儿包拯年纪相仿,应是处得来的。”


“那就劳烦包夫人了,申时我再来接他回家。”


“大人您放心。”


公孙真向包夫人道了谢,又低声嘱咐了小公孙几句就离开去巡街了。


公孙真前脚离开药铺,老早就蹲在药柜后面偷听二人说话的包拯后脚就蹿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我还以为要等上十天半月呢。”


“我爹今日例行巡街,所以我便让他带我来这儿了,喏”小公孙从怀里掏出那张包拯所写放在桌上的纸条,“不是你叫我得空就来找你玩吗,这不就得空了。”


“走,去后院,我娘要是看见我在药柜这儿玩,又得说上半天,上一次我就在药柜旁站了一会儿,她就过来说我的不是,怕我玩得兴起坏了那些名贵药材。”包拯话还没说完,身后就传来包夫人的声音。


“包拯,你怎么又跑到这儿来了,快带着公孙公子去后院,我这儿还得给病人开方子呢。”包夫人看了眼自家儿子,转头对着公孙策说道:“公孙公子,包拯就爱到处乱跑捣乱,你别跟介意啊,要是他欺负你了,一定要跟包大娘说。”


小公孙点了点头,就被包拯拽着跑到后院玩去了。


后院的大梧桐树下除了那些谱晒的药材,还有一方极小的棋盘,因父亲远在京城,母亲又忙于打理药铺,平日闲暇之时小包拯总会一个人下棋。


小公孙指着那方棋盘一脸惊喜:“你也会下棋吗?”


“那是自然,只是平时我都是自己一个人下,想来对弈一局吗?”


小公孙用力点了点头,拿过黑子递给包拯,自己执白子,二人就跪坐在梧桐树下你一子我一子耗过了整个上午的时光。


匆匆吃过午饭,小包拯央求母亲让他带小公孙上街去玩,拗不过自家儿子又不放心两个小孩在城里乱跑,包夫人便叫上两个仆从照看二人。


得了准许的小包拯乐得一口气冲出了药铺,又回过身来牵过小公孙的手向城中跑去。怕他被人群淹没,一路上小包拯都没有放开手,小公孙也就任由他牵着。


“阿策,咱们还是甩掉身后那两个尾巴自己去玩吧,总人有跟着感觉像背后灵似的,一点都不舒服。”


小公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人明明比自己年长数月,怎么会这般孩子气。


见小公孙并未生气,小包拯牵着他快速穿梭在人群里,很快就甩掉了那两个仆从,此时二人已走到了拱桥处,桥头站着一位卖糖葫芦的老翁,小包拯递过铜钱要了两串,仗着自己身高与地形优势举过头顶,无论小公孙如何踮脚蹦跳都够不着那串糖葫芦,于是小公孙在桥上追着小包拯又抓又挠,丝毫不顾自己府尹公子的形象,边跑边做鬼脸的小包拯逗得小公孙又气又笑。


正当二人打闹得起劲,小公孙熟悉的笑声戛然而止,而后小包拯就发现桥上行人纷纷将身子探出桥外,有人在一旁大喊:“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小包拯立即扔掉手中的糖葫芦,用尽全力扒开人群,看见小公孙已经沉入水中,只依稀得见衣服的颜色。


未等他脱下外衣准备跳下去救人,河边已有人先他一步将小公孙救起,小包拯快速跑下桥,直奔那人身边,又急急让人寻知府公孙大人和大夫。


不多时,公孙真和大夫就赶到桥头,小包拯已经将小公孙灌下的河水尽数按压出来。大夫诊脉后,发现水中寒气侵体,本就不耐寒的身子比常人更易受凉,忙让公孙真将小公孙抱回府,用棉被将他裹紧,屋内不可密闭,以免夏末参与的暑气侵入体内与寒气相互抗争。


小包拯正想跟随公孙真一同回府,公孙真看出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内疚与懊悔,便把他拦了下来。


“没事,这不怪你,你先暂且回家去,他若好些了我会派人来,那时你再来看他也不迟。”


说完便抱着小公孙一路小跑回了府。


小包拯知道公孙真是在宽慰他,也不执意跟上,便在桥头听人们谈论刚才的事,以获取更多的信息。他一直觉得此事颇为蹊跷,小公孙根本没有靠近桥边,就算站在桥边,比桥柱略矮些的他也不可能掉入水中。


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大娘和别人谈论自己见闻的话语尽数倾进了小包拯的耳朵里。


“我当时就站在桥的另一端等孩子他爹,就看见一团黑烟突然冒出来把小公子包住,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小公子就被丢尽了水里,若不是其他人也都这么说,我真以为自己大白天撞见了鬼。”


“对呀,我也看见了,而且小公子还是走在桥中央呢,没那团黑烟怎么也不可能掉进河里。”


“没错,这事儿啊,邪门儿得很,我看大伙儿趁这两天赶紧去庙里烧香拜拜,别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跑到庐州城里了。”


“我明儿个就去,老天保佑,可别再有其他孩子出这档子事儿了。”


……


小包拯在桥上走了数个来回,将所有捕捉到的信息尽数记在脑海中,跑回家后就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将这些零星线索整理出来。包夫人听说了桥头一事,站在书房外冲着他骂道:“你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甩掉仆从不说,还让人掉进了河里,你是怎么照看他的?”


房里的小包拯沉浸在线索中,对母亲的大声指责充耳不闻。


见房里一直没有动静,包夫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现在知道后悔知道愧疚了,明天跟我上门赔礼道歉去,回来再把你好好管上几天跟我收拾药材收收心,别到时候又给我捅出一大篓子事儿来,叫人看了笑话。”


房内依旧没有任何回应,独角戏唱累了的包夫人只好丢下小包拯一个人在房里捣鼓,折回厨房准备晚餐。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3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