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兄

鼠猫。包策。宇宙夫夫。chulu。亚梅。EC。鲨美。贾尼。
三体粉。科幻迷。博物馆忠粉。单反渣。

【包策】【神话AU】天上人间(2)

  • 小公孙与小包拯的初见

  • 依旧是伏笔,嘻嘻嘻嘻


夏末初秋的夜晚格外惹人喜爱,不似盛夏的暑气逼人,又不过分凉爽引发风寒,湖边的凉风带了丝丝甜意,耳边虫鸣声伴随着风吹过草叶的沙沙声,甚是好听。


小桃曾跟小公孙描绘过夏末初秋时节,夜晚的湖边总有许多萤火虫,若你静坐在湖边,不多时就能伸手捕捉到一只正发着荧光的萤火虫。小桃说自己幼时曾听过一个传说,最初只有两只萤火虫,而一只走丢了,另一只自始至终都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可惜夜晚太黑看不清路,那只萤火虫绝望地哭泣,却发现自己亮起了荧光,点亮了前行的路,于是它又继续寻找。


小公孙被这故事以及小桃描绘的亦真亦幻的景象所吸引,打算趁着爹娘熟睡后跑到湖边一探究竟。


那日,小公孙一整天都心不在焉,读书也没读进脑子,还因弹错了音被母亲打了手掌。终于熬到了晚上,他假装睡着,听见母亲关门离开,又起身摸索着穿上外袍趴在窗前,待府内最后一丝烛火也消失殆尽,他蹑手蹑脚地推开窗,一翻身,双手紧抓窗台,五岁的小公孙个子并不高,全身都悬挂在窗外,此时一松手,稳稳落地,他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灰尘,巡视四周后轻轻关上窗就从府门后的一个狗洞溜了出去。


那狗洞可是他瞄了好久,又让自家养的大黄狗多刨了两脚才用石块和草料掩住,以防被人发现。


府邸离湖边并不远,快走十分钟即能到达,只不过小公孙第一次独自出府,依靠脑海中小桃说的标志物和自己整理的路线图,花费了近半柱香才走到湖边。


尚未走近,就听见除了虫鸣和草叶被风吹过的声音外,有一个孩子稚嫩的声音夹杂在其中,似在颂着什么,走近仔细一听,竟是虞世南的《咏萤》。小公孙此时读书并不多,但对萤火虫充满了兴趣,于是私底下翻阅了不少前代文人描写萤火虫的诗句。


“的历流光小,飘摇若翅轻,恐畏无人识,独自暗中明。”


“嘿!”小公孙从那孩子身后猛然窜出,但并未吓着那人,小公孙只好讪讪收回手在衣角处搓着,略微有些拘谨,全然不似之前的调皮。


当那人转过身来,小公孙却突然心脏一紧,胸口有一股热流透过肌肤流入心脏,并不灼热,只是比体温略高了些许。他的瞳孔里映着对方的身影,发着由中心部分的天青色逐渐过渡到边缘月白色的光芒,下意识地开口:“你就是那只传说中的萤火虫?”


“哈哈哈哈哈哈……”对面那人被这话逗得笑出了眼泪,“我是人啊,你哪儿听来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传说?”


“那你为什么会发光?”


“我可没那么大本事,是你胸前的东西在发光,快让我看看是什么宝贝!”


那孩子正要伸手去抓小公孙胸前的小瓷瓶,他立即变了神色向后退了一大步。


“娘说不能让人碰,你走开!”一副生怕对方抢走自己的宝物一般,小公孙死死捂住小瓷瓶,一脸警惕地看着那孩子。


“好好好,我不碰便是,可你得告诉我那是什么东西。”那孩子想,即使自己不能亲手触摸到那东西,知道是什么自己也不亏。


“就……就是个护身符,你别问了。”小公孙很是为难,面前这人起初就让他放下了防备,似是许久以前就认识了这人,可是自己才五岁,还总被爹娘限制在府内不许独自出门,哪有机会认识年龄相仿的伙伴。


“好吧,诶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不能总喊你‘诶’吧。”


“公孙策,你呢?”


那孩子装模作样地对着小公孙稽首作揖,道:“原来是公孙公子,在下包拯,庐州人士。”一本正经地介绍自己与这孩子一般外表格格不入,颇有些少年故作深沉的意味。小公孙仔细端详这人,虽说皮肤比一般孩子略黑些,但眉目端正,有正直之像,最突出的莫过于眉心的月牙形胎记。待包拯说完,小瓷瓶突然隐去了光芒,那股流入心脏的热流也随之消失。


还未等小公孙反应过来,小包拯已经拉着他跑到湖边,此时萤火虫因二人的跑动纷纷飞到空中。


被眼前景象所迷住的小公孙直直向湖水走去,并未发现自己已经一脚踏进了冰冷的湖水里,小包拯在他身后默念了句什么,急忙将小公孙拉了回来。


此时小公孙才回过神,低头一看,裤子已经湿了一半,若不是小包拯及时拉他回到陆地上,可能这时候他已经被湖水淹没窒息而亡了。小包拯再次拉过他寻了块空地,拾了些干柴,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火镰荷包,倒出火石和火绒,反复撞击后火绒被霹雳火星点燃,又将其丢进一堆干柴中,任火苗四处飞窜。


“快把裤子脱下来,烤干了再穿上,不然会受凉的,你这体质本就虚弱,受不得寒。”


小公孙也不顾着想为什么初次见面的对方竟然知道自己寒性体质,但是脱裤子这一条就让他立即红了整张脸,在火光的映衬下更是红艳。


“快点,别愣着了。”


虽说自己心里清楚不烤干裤子的后果,若是受凉发了烧,少不了爹娘的一顿骂,到时候想逃出来都不可能了。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小公孙还是扭扭捏捏当着小包拯的面脱下了外裤。


小包拯手里已经拿着一根刚刚找来的较为干净的长竹竿,一手带着竹竿穿过裤腿,一手抓住另一只裤管,在火堆上方拉平。


火堆燃烧的热气笼罩着小公孙的意识,很快他就抱着双腿睡着了。对面前这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孩子也丝毫不防备,也从未想过为何这么晚了他会出现在湖边,又为何会吟诵那首《咏萤》,仅仅是有感而发吗?似乎自见到那人起,小公孙就产生了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矛盾感觉。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小包拯看着那人安静地睡颜,火光映在脸颊上,颇有些当年那人的样子,叹息道:“希望此番,你我二人再不错过。”


梦里,小公孙被人拦腰抱起,那人的脸一片模糊,无论自己用什么办法抹去那团迷雾,都无法看清,那人身上的竹子味道很好闻,清新又令人莫名安心,手指抚过自己眉心,清凉的感觉霎时充斥着大脑,随即便醒了过来。小公孙睁开眼,四周是自己房间的布置,床头外衣叠放整齐,自己身穿着平日里母亲亲手缝制的亵衣,锦被也被好好地盖在身上,仿佛昨夜的萤火之景与那个孩子都是听多了小桃讲的故事而产生的梦境。


当视线落在了离床边不远的桌上,他发现了一张之前并不存在的纸,于是起身拿过那张纸,上面用小楷工整地写着:


得空记得来城东南街的包家药铺找我玩。

                                                           包拯


看来昨夜并非一场梦,但自己明明在火堆旁睡着了,又怎么会回到房间里?不可能是包拯送自己回来的,若是不走狗洞,定会被府中人发现,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叫醒了自己再沿路走回来的,没错,就是这样。即使有些地方想不透,但我们聪明的小公孙直接略过了那部分,便收起纸条高兴地洗漱换衣准备和父亲出门去了。


而过了许多年,公孙策才知道那晚的真相。


TBC.

——————————————

PS:看到许多包策小伙伴们的评论和支持,动力倍增,谢谢各位小伙伴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粒子兄 | Powered by LOFTER